2012——我想和这个国家谈谈(2)

| |
[不指定 2012年6月18日 00:33 | by skylook ]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2012——我想和这个国家谈谈(2)
□ 刘骁


我不是五毛,不是喷子,不是愤青;我也不是鲁迅,不是胡适,不是韩寒。
我只碰巧是一个没有完全放弃思考的中国人。

三、冷漠的中国人


如果说中国人的骨子里的基因中必然有一个词的话,那么这个词一定是“冷漠”。

是的,我们每天看报纸上的报道,老人昏倒在路旁,所有人纷纷躲开,却没有人去帮扶,因为“怕沾边赖”;儿童落水,人们挤在岸边围观,却没有人跳下去施救,因为“这个孩子与我无关”;女子跳楼,街坊四邻纷纷搬起椅子到楼下观看,甚至现场卖起望远镜,却没有人去阻止劝说,因为“那是她家的事”。

而被两辆车连续碾过的小悦悦,和那长达7分钟里18个可以如什么都未发生般,从那鲜血淋淋的现场走过的路人,则更是让我们触目惊心。

记得小悦悦事件被大幅曝光到美国新闻台的时候,美国人用“十分可怕”表示了对中国社会道德现状的评价。一切的一切我们不禁要问,这个国家怎么了,这个国家的人怎么了?

半个多世纪前,鲁迅在《南腔北调集·经验》里痛斥:“在中国,尤其是在都市里,倘使路上有暴病倒地,或翻车摔伤的人,路人围观或甚至于高兴的人尽有,肯伸手来扶助一下的人却是极少的。”学过这一段课文的我们,都会在中心思想里面写到,那是描述的黑暗的旧社会。可是看看现在,那18个路人,和千千万万如路人一样的我们,到底是进步还是在倒退?

深入思考,不得不说,传统美德教育的缺乏,是一个重要原因。两千多年前,孟子便告诉我们“恻隐之心,人皆有之”;每一个中国人从小便被教育“人之初,性本善”。而随着现代文化的兴起,这些古文化被我们当作糟粕遗弃的时候,我们同样遗弃的,还有中华传统美德。看看现在的小孩学的是什么,学计算机,学英语,学奥数,中国字都不会写,英文却讲得滚瓜烂熟。从小处在一个“智育”过剩,而“德育”全无的教育背景里,你还能指望这一代人发扬中华传统美德吗?什么叫“积德若为山”?什么叫“穷苦亲临,须加温恤”?什么叫“勿以善小而不为”?对不起,这些不会考的,这些赚不了钱。

古往今来,鲁迅、胡适、柏杨、林语堂,一代一代的大家拷问着冷漠自私的国人,却仍只能无力地看着中国社会的整体道德一再沦丧。冷漠,恐怕早已刻进了中国人的基因。

一个社会没有“惩恶”,恶便成了正常;一个社会没有“扬善”,善便成了另类。

其实,一个整体道德沦丧的社会里,一个冷漠的社会里,我们没有理由去责怪那18个路人。因为那18个路人就生活在我们周围,甚至于就是我们自己。或许有天我们可以焕发出短暂的个体醒悟,去稍稍做一些善事,想要给别人醍醐灌顶,最终的结果也还是露珠淹没在泥土中一样了无声息。但是,我们仍然可以坚持一些人性的举动,一些善的举动。或许我们的“热情”招致的只有奚落,或许我们的“善举”换来的只有“恶言”,我们肯定无力去阻止这辆社会的大车,但至少,我们没有成为那推动它滑坡的一份子。

四、幸福与幸福里


川子有一首《幸福里》曾一度非常有名,说的是一个叫“幸福里”的地方,四万多一平米,谁也买不起的故事。当年因为这首歌,川子被评为“史上最牛房奴”。

“离幸福不远的地方,我想就是这儿了吧。它有一个很好听的名字,叫幸福里,四万多一平米。我每天赚钱很努力,花钱也很小心。可是要住进这幸福里,需要三个多世纪,我买不起呀。我有一个多年的老邻居,不知怎么就搬进这幸福里了。他们到底是哪儿来的那么多钱啊?我很生气。真的很生气。幸福它在哪里,不在这幸福里。四万多一平米,跟我没关系。幸福它在哪里,四万多一平米。哎呀房子太贵了,我买不起呀。”

这首歌集中反映了一个普通老百姓的心态,买房、嫉妒和对不公的抱怨。

这里面不得不说,有两个重要的问题:第一是国民对幸福的定义与房子紧密相联,第二是政府剥削造成的畸形房价。

其实我一直是不太理解的,为什么国人定义幸福的时候,首先就是要有一个大房子。翻开历史,早在春秋时期的孟子《梁惠王章句上》中便有“居者有其屋,劳者有其得”的说法。似乎自古以来国人的期望里面,“有房”始终是第一位的。到了现代,尤其是到了近几年,随着房价飞涨,“有房”似乎更是成了必备。没有房,就没有地位;没有房,就娶不到老婆。

但是,这真的是一个正常的期望吗?难道幸福,就必须建立在房子的基础上?

我一直在想,如果是我,在这种畸形的房价下,绝对不会把一辈子的积蓄甚至于父母一辈子的积蓄都拿出来用来买一个五环外的仅供容身的几十平米的房子的。如果我有这么多钱,我宁可用来旅行、买喜欢的东西、给家人和孩子创造更富足和舒适的生活环境。

几百万,可以过很轻松舒适的日子,可以环游世界好几圈,可以实现很多你不敢实现的梦想,可以有很多方式让你的生活与众不同,可以让你的生命站在一个新的境界上,而这些,都比那一张只能抵押在银行的几十平米的房产证对你的人生重要得多。

我始终相信,在我们的一生中,我们可以赌上很多东西,但是我们绝不能赌上幸福。

最后翻回来看一个问题:谁造就了畸形的高房价?很多人都在痛恨炒房客,政府也是通过限购,告诉我们只要抑制了炒房客,房价就合理了。真的是这样吗?不得不说,由于社会贫富不均,确实有很多诸如煤老板一类的暴发户间接推高了房价。但是,这是房价上涨的根源吗?郎咸平说过:“房价上涨的根源,在于百姓在为政府的错误买单”。什么错误呢?传统制造业的衰退,出口经济的萎缩,新经济形式的失败,通货膨胀的加剧,官商勾结的腐败。可是,GDP 崇拜依然在各个级别政府的心中熊熊燃烧,于是房地产成了最后的救命稻草和遮羞布。似乎只要 GDP 还在光鲜亮丽地增长着,这个国家的民众就应该不论生活得幸福还是痛苦,都会由衷地膜拜执政者的高明。

中国经济发展几十年,一直对外鼓吹着中国是世界上经济增长最快的国家。可是,最近这些年,经济真的是在增长吗?如果刨去房地产再刨去和房地产直接相关的产业,经济是否真的增长恐怕要打个大大的问号了。在一个国进民退的时代,也许,那一份只有 70 年期限的所谓房产,才是经济增长真正的发动机。

中国人真的很可爱,奋斗了一辈子,青春给了国家,幸福给了国家,最后房子也给了国家。

我都忍不住要对这样一个崇高的民族,脱帽致敬了。

(未完待续)


最后编辑: skylook 编辑于2012年7月31日 00:37

杂文 | 评论(0) | 引用(0) | 阅读(1526)
发表评论
表情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打开HTML 打开UBB
打开表情
隐藏
记住我
昵称   密码   游客无需密码
网址   电邮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