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我想和这个国家谈谈(3)

| |
[不指定 2012年7月11日 00:40 | by skylook ]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2012——我想和这个国家谈谈(3)
□ 刘骁


病骨支离纱帽宽,孤臣万里客江干。位卑未敢忘忧国,事定犹须待阖棺。
——陆游《病起书怀》

五、自由之声


“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二者皆可抛。”印象中很小的时候,这句裴多菲的名言便已印刻在我们的脑海。而当这句话印刻在我们脑海的时候,我们还并不知道自由是什么。而当我们知道自由是什么的时候,这句话已经不能随便提起了。

当然,不能随便提起的,远远不止这个温和的外国诗篇。真正不能提起的,早就被伟大的墙滤掉了。

其实我和绝大多数人一样,虽然会偶尔抱怨各种各样的网站不能访问,各种各样的词是屏蔽词,各种各样的新闻不能获得。我抱怨,我愤怒,但是我不是个斗士。在现在的中国,能毫无顾忌地摇旗呐喊的人,只有两种人:一种是有足够名气不怕被和谐又需要适度出格下来赚更多名气的;另外一种是拿着美国绿卡在中国土地上喊爱国口号的。

像是我这样的普通人,最多不过偶尔思考一下,呐喊一下,然后看着周围漠然或嘲笑的目光,然后赶紧收敛起来低头匆匆走过。我是祖国的好孩子,嗯嗯。

哦对了,最近又有一个好消息,微博已经全面实名制了,论坛马上也要全面实名制。我不禁感激涕零。中国在很多制度上处处落后,但是在互联网言论实名制上却能一举走在世界前沿,连欧美这些互联网发展超出中国数十年的国家都做不到,不禁让人叹为观止。

不仅如此,我们还有世界上最伟大的墙,它强大到可以屏蔽掉世界前十大网站的5个。而且让我们欣慰的是,这一切竟然都是免费的。我们就像小孩子,享受着祖国母亲的关怀。她会细心地帮我们挑选好我们可以看到的内容,告诉我们经过很好修饰的事实。然后我们惊讶地发现我们可以看到的东西越来越少,甚至于可以不必要上网,只要每天晚上7点打开电视就可以了。

领导人很忙,中国人民很幸福,外国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我自豪得泪流满面。

他们杀共产党人的时候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共产党人;
他们杀工会分子的时候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工人;
他们杀犹太人的时候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犹太人;
随后他们向天主教徒而来我没说话,因为我是新教徒;
当他们杀我的时候没有人说话,因为已经没有人了。
——马丁·尼莫拉《因为我不是犹太人》

其实照我看来,这个国家的人民是可以不说话的,而且似乎也没有什么人真正关心自己是否可以说话。与“若为自由故,二者皆可抛”的外国哲学不同。中国人是个很知足很乖巧的民族,或者说得不好听一点,是个奴性很强的民族。他们不会要求太多。譬如昨天你打了他两巴掌,今天只打了一巴掌,他就会感激涕零;如果明天你没打,他要泪流满面;后天你不仅没打还给扔了半块饼干,他几乎要磕头谢恩了。

可是即使有了这样隐忍和沉默的民众,我们的当权者不知为何仍然有极大的不安,好像生怕我们有火山爆发一样的觉醒。其实大可不必,这是一个自古以来奉行“各家自扫门前雪,休管他人瓦上霜”的自私民族,这个民族的人关心的更多的是会给自己带来直接影响的周围半径1米的事情。他们顶多是带着虚伪的假面,在不敢暴露真名实姓的网络上发泄一下对生活对社会的些许不满。绝大多数时候他们对于所谓“真相”的探索欲望都是来自于他们对于事件被隐藏的原因的好奇。如果真的随处可以查到,报纸上电视上随意谈论,他们顿时就会丧失这个“忧国忧民”的兴趣。

这个国家喷子很多、愤青很多,但是鲁迅其实一个也没有。所以又何必去用一个又一个的补丁阻塞民众的口,蒙住他们的眼呢?又何必用那连“长江”、“胡椒”都要屏蔽的冗长的词表去挡住信息的正常传播呢?为什么不用那每年成千上万亿的维稳经费去给民众一点点福利呢?补丁越摞越厚,但是洞也会越补越大。我不禁为执政者的政治智慧和胸襟感到担忧。

“防民之口,甚于防川,川壅而溃,伤人必多,民亦如之。是故为川者,决之使导;为民者,宣之使言。”
——《国语·周语上》

六、失去狼性的国度


有一个网上广为传播的笑话是这样讲的,各国军事实力排名:
美国:想打谁就打谁。
英国:美国打谁我打谁。
法国:谁打我我打谁。
日本:谁打我我让美国打谁。
韩国:谁打我我和美国一块演习。
俄罗斯:谁骂我我打谁。
中国:谁打我我骂谁。
朝鲜:谁打我我就打韩国。

这个笑话告诉我们两个事实:第一,中国不是最弱的国家因为中国比朝鲜的实力强;第二,中国是一个没有狼性的国家。

很多次我们都在电视上看外交部发言人用千篇一律的话回答各国记者咄咄逼人的提问:“遗憾”、“非常遗憾”;“交涉”、“严正交涉”;“谴责”、“强烈谴责”;“抗议”、“严重抗议”。我记得以前有个孩子跟我说他长大了想当外交部发言人,因为这个差事傻子都能干。

遗憾有用吗?交涉有用吗?谴责有用吗?抗议有用吗?日本占我钓鱼岛,越南占我南沙,印度占我藏南,连弹丸一样的菲律宾都可以肆无忌惮地把军舰开到黄岩岛去。历史何曾相似,难怪香港的《太阳报》惊呼:“长此以往,八国联军一幕将重演!”

当我们的热血青年在网上义愤填膺大喊亮剑的时候,我们不禁要问,为何国家如此软弱?

显然,这个软弱并不仅仅是外在的态度,是有深层次的原因的。

首先是我们的军队失去了狼性。我在网上经常看到很多军事迷去评价各国军事实力,歼十出来了,他们欢欣鼓舞;歼二十出来了,他们更欢欣鼓舞;航母出来了,他们几乎要疯狂了。似乎只要有了这些,帝国主义便要跪在地上磕头一样。可是,纵使不论这些装备是否早已落后了发达国家太久,就算是这些实验中的装备真的瞬间成为他们吹嘘的一样无敌的时候,难道这个就是实力吗?不得不说,一个军队真正的灵魂是人而不是武器。看看我们的军队,他们已经在和平中沉迷了太久,最大的“战斗”就是抗洪救灾和国庆的时候走走正步;再看看有多少的年轻人,他们参军靠背景、靠托关系、靠送礼,他们为的不是保家卫国而是退役后能转业分配。这样的军队,它的狼性是在慢慢失去的。或许它现在是不屑亮剑、不愿亮剑,但很快它就将变成不敢亮剑、不能亮剑。失去狼性的军队,将比装备落后的军队,更加不堪一击。

其次是我们的国家失去了狼性。翻开世界的历史,几千年的文明史早就告诉我们,和平只是历史长河中短暂的痉挛。没有一个和平是用“和平的愿景”就能换得来的。人类本就是一个弱肉强食的种族,和平是强者才有的专利。当我们用尽唾沫四处奔走呼吁“和谐世界”的时候,日本的军刀正在越擦越亮,美国的航母正在太平洋缓慢地游弋,俄罗斯沉重的军工正在寒冷的西伯利亚重启,甚至印度都在大国博弈的夹缝中把的坦克慢慢地开到“雅鲁藏尔邦”。这个世界是一个狼的世界,连羊都会披上狼皮,而我们却在四处树立羊的形象。当狼性在这个国家慢慢丧失的时候,世界的残酷将会以我们难以想象的姿态压向我们。

最后是我们的民族失去了狼性。我记得前几年网上有一个由很多知识分子发起的讨论,他们说中国的形象自古以来一直是“龙”,而这个“龙”在国外是一种凶猛而有压迫力的符号,会让别的国家的人觉得中国是一个威胁。因此他们的结论是,要改变中国人“龙”的形象,改成憨厚而温和的动物来代表。不得不说当时看到这个讨论,尤其是发起这个讨论的很多人,都是知名学者和意见领袖的时候,我的震惊是难以言表的。“龙”是几千年传承下来的符号,是中华民族的精神所在。连这个都可以更改,而且是为了讨好外国人而更改,简直是一种侮辱。但是,即使符号没有更改,这个民族还是“龙”吗?当我们的年轻人对国事漠然的时候,当他们看着好莱坞大片,戴着耳机听摇滚乐的时候,当他们哈韩哈日的时候,当他们向往国外的富足、嫌弃国内的贫瘠的时候,这个民族根底的狼性已经在慢慢消失了。

其实当一个军队失去狼性的时候,这不是最可怕的事情;一个国家失去狼性的时候,这也不是最可怕的事情;但是当一个民族都失去狼性的时候,这才是真正可怕的事情。

我希望这一天不要真的到来。

(未完待续)


最后编辑: skylook 编辑于2012年7月31日 00:45

杂文 | 评论(0) | 引用(0) | 阅读(17289)
发表评论
表情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打开HTML 打开UBB
打开表情
隐藏
记住我
昵称   密码   游客无需密码
网址   电邮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