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个夕》之零

| |
[不指定 2012年9月3日 00:06 | by skylook ]

《七个夕》之零
□刘骁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深夜。北京。霓虹依旧。车水马龙的夜。人潮川流不息。看不见星星的夜晚。我是一只孤单的瓶子。一个人的城市。我在这里。你在哪里。

——丁满


“走吗?”我一回头看到 彭彭 迷茫的眼神。

2012。来到帝都五年了。

曾经的我和 彭彭都怀揣着做一个体面的西装革履的白领 梦想,从遥远的东北小城来到这个过于繁华的都市。然而如今的我们已经换了很多工作,尝尽了人情冷暖。五年了,如今他是只是一个不起眼的酒店服务生,我只是一个不知名的给网站写垃圾小说的作者。

其实我们都很努力,努力到快要吐血。
但是我们活得都很艰难。

五年,是我们相约在北京的最后期限,如果五年没有实现梦想,我们就一起离开这里再也不回来。

现在看来,是到了该走的时候了。

我敲着键盘,打开铁路订票的网站——这个狗屎的网站不论什么时候都慢得要死。

刷新。刷新。

对了。忘了介绍我自己。我叫丁满,我和 彭彭 从小的时候就都喜欢《狮子王》那个动画片。因为我瘦,他胖,所以从那以后我就叫丁满,他就叫彭彭。我们不仅互相这样称呼,连我们的朋友也这样称呼我们,以致于后来时间长了我甚至有时候会忘了自己到底叫什么名字。

丁满。丁满。彭彭。彭彭。

2012年8月22日。我看着电脑旁边的日历。

“走吗?”彭彭再次问,地上堆着几瓶灌装的青岛啤酒,他郁闷的时候就喜欢喝酒,就像我郁闷的时候就喜欢抽烟。所以我们俩常常说我们真是抽烟喝酒,凑到一起就坏透了。

我点上一根“红河”,那突如其来的刺鼻的味道让我差点咳嗽起来。我知道我们一个月前就打算好了,8月23日晚上坐车回家。8月23日。这是我们五年前来北京的日子。

“可是,明天是七夕啊?”我答非所问,但是鼠标已经开始随便勾选着买票的日期,硬座,2张。还真是冷僻的车次、冷僻的时间,从现在起10天内,居然每天都有票。

“我知道你是才子,”彭彭一口喝干手里的啤酒,又拿起新的一罐,“但是你也没有佳人陪你啊?七夕又如何呢?”

我转过头去,打开微博,各种七夕征友的活动映入眼帘。既然要走了,不如疯狂一次吧。我想。一场北京的爱情,只有一天,似乎是个不错的主意。我把这个主意告诉了彭彭,他却没有丝毫的兴趣。

“那你随便吧,反正我就是订票,倒计时,回家。”

我犹豫着,又切换到铁路订票网站,那个该死的页面终于又刷出来了。

“嘭!”啤酒的泡沫撒了一地,我吓了一跳,手一抖发现已经下单了。我甚至都没看到选的日期到底是哪天。
该死,我恨恨地想,我还没想好呢。不过仔细一想,随便好了,哪天走也本来没多大差别。

票买了。在北京的日子一瞬间变得屈指可数,似乎没有什么好放不下的了。我重新打开微博,难以掩饰住内心的紧张与悸动。微博上的七夕征友活动如火如荼。但我毕竟不是一个外向的人,而且对于即将离开的我,这本来就是一个已经知道结果的结果。但对未知的刺激和对即将离去的打拼五年的城市的伤痛又让我不禁冲动。

说不定,这是一个说服自己留下的机会呢?我回头望了望已经昏昏欲睡的彭彭。

站起身,窗外是北京的霓虹。原来这个白天喧闹到让我想要骂娘的城市在深夜的时候也能这么可爱。

我狠了狠心注册了一个新的QQ号还有微博。老师说过,作案要不留痕迹。

最后的疯狂。请原谅我。

“七夕征友宣言:七夕节征集一位异性做一日恋人。不接吻,不拥抱,一起牵手逛街、吃饭、看电影、然后各自回家。凌晨的时候约定互发短信:‘我们分手吧’。如果都没有发,那就在一起吧!——丁满 ”

发送。
我猛吸了一口烟。
最后编辑: skylook 编辑于2012年9月3日 00:07

Tags:
小说 | 评论(1) | 引用(0) | 阅读(18308)
丁香水仙
2012年9月21日 18:02
下文呢?
分页: 1/1 第一页 1 最后页
发表评论
表情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打开HTML 打开UBB
打开表情
隐藏
记住我
昵称   密码   游客无需密码
网址   电邮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