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回忆这一切的时候,日子已经过去了...

别了,我的2011

[不指定 2011年12月29日 00:38 | by skylook ]

别了,我的2011
□刘骁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很久没有以这样一种形式写回忆性的散文了。记忆中,大学的时候每年都要搞这么一篇的,而且那个时候还特别有激情,觉得自己写的这些无病呻吟的文字迟早会变成很多人都争相传阅的名篇。

那时候写一篇年度回忆散文,差不多要半年的时间。不过现在,半天就够了。因为就算我有半年的时间,我也不会有这样的耐心去梳理。所以,请大家不要把这一篇当作文学,这只是一篇毫无文采的各种流水账,真正形散而神亦散的“散文”。

还有一种心理,就是明年是2012了,万一世界末日真的到来,恐怕2012的回忆录来不及写出来。虽然从一个受过良好科学教育的知识分子的角度,我丝毫不相信有2012这么回事,但是冥冥中却有些期待——也许还不如世界末日就那么轰轰烈烈地到来呢。
Tags: , , ,

别了,我的2008

[不指定 2009年1月1日 23:10 | by skylook ]

别了,我的2008
□刘骁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一刹那,一晃神,我的2008就这样过去了……
——题记


1


总是很怕用这样的口吻来写一篇回忆性的文章,不知为何提起笔来就有种“很黄昏”的感觉。Yaya形容我的文章时说“好像要怀着淡淡甜蜜与惆怅微笑着静静死去”。我当时看到她的留言愣了足足有5分钟。

Yaya现在在哪里,我真的不知道。也许是纽约,也许是芝加哥,也许是华盛顿、西雅图、底特律……总之,我不知道。差不多两年以前的这个时候,她曾经发很多照片过来以显示她在美国活得有多滋润并且和我MSN上说话也一律用英文。我当时嘲笑她是假洋鬼子,并且每次说话不到3句就绝对会以一句“I'm busy preparing for the post graduate examination”结尾,然后是“Bye-bye”,然后下线关机。
Tags: ,

回忆之后,遗忘以前

[不指定 2008年3月9日 17:08 | by skylook ]

回忆之后,遗忘以前


——我的大四生活


□刘骁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最近偶然看到的一句话,一下子就让我疼了一生。那句话是:二十年过去了,而青春从来就没有消失过。

——题记


那些寂寞的日子就像蒲公英一样
站在高高的山岗上仰望
守候我们心里的纯真年代
守候一份飘渺的希望
守候我们曾经的坚持

1 冰儿


Yaya说她6月份就要出国了,临走之前要把我们几个附近的抓来吃顿饭,而且是她亲自下厨。我忽然想起半年前有一次她显示厨艺时那一大锅难以下咽的手抓饭,就赶忙陪着笑脸小心翼翼地提议:做饭多麻烦,还是去饭馆吧。然后被狂K了一顿并且严正警告必须准时到场,否则会拿菜刀到我家捉人。

幸好Yaya厨艺大进,虽然并不美味但总算咽得下去。几个好几年没见的初中同学居然连吃带闹好不快活。说的尽是某某上大学后怎么样啦,某某已经工作啦,某某快要结婚啦之类很八卦的事。他们说得兴高采烈可我却发现这些名字很多我都已经想不起来了,于是我决定微笑着把精力集中在那盘沙拉上。
Tags: , , , ,

苦心孤诣的拓荒者

[不指定 2007年12月15日 13:41 | by skylook ]

苦心孤诣的拓荒者


——写在考研倒计时34天


□刘骁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一个人的旅程是寂寞的,幸好有这些考研同路人相伴,他们让我坚强。
——题记



今天早上来到自习室的时候看到黑板上不知被谁写上了大大的倒计时牌,并且旁边还有这样的一副对联:

有志者 事竟成 破釜沉舟 百二秦关终属楚
苦心人 天不负 卧薪尝胆 三千越甲可吞吴

忽然之间,我就有了一种莫名的感动。在这个自习室里,有的是北航的,有的不是北航的;有的是初上战场信心满志的学弟学妹,有的是像我这样苦心孤诣屡败屡战的“老运动员”;有的是家在外地,为了心目中的北京千里迢迢赶来的求学者;有的是已经工作多年,而心不死如今破釜沉舟的拓荒人。但不论是什么样的人,大家的目的都是一样的,那就是有朝一日能圆自己一个研究生的梦想,圆自己一个京城求学的梦想。
Tags: ,

再见,北航

[不指定 2007年8月21日 18:33 | by skylook ]

再见,北航
□刘骁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直到镜头闪起光晕/那一刹那定格的笑脸/和转瞬即逝的温暖/才让我相信/大学真地已经结束了
——题记



四年,短暂也漫长
好像只有到了终点的一刻
我们才相信
真的便已这样分离

四年,无法轮回的四年
因为你的微笑
因为他的宽厚
因为她的可爱
我记住了每一个
在这片土地上匆匆而过的
熟悉或是陌生

四年,转瞬即逝的四年
我们曾经相信的永远
我们曾经固执的守候
我们曾经坚持的理想
飞翔还是坠落
没有答案
没有答案
Tags: , ,

与书墨为伍的日子

[不指定 2006年10月10日 16:53 | by skylook ]

与书墨为伍的日子
□刘骁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少时不喜读书,母亲便送我到谢先生那里学书法。
按母亲所说,谢先生应算是个“能为”的人。但在我的观念里,大凡“能为”的人,行事总要有些特异的。果不其然,别人习字都是从横竖的笔画练起,先生的第一课却是悬腕——持一支没有蘸墨的笔悬在离桌一尺的地方,不到半时便已叫苦不迭了。先生却说古代的书家还要将砚台悬在臂下以成稳重之功。而稳是出自内心的平和不是狂躁的气力所能支撑的。
Tags:

爱·幸福·感伤——我的大三生活

[不指定 2006年1月1日 21:13 | by skylook ]

爱·幸福·感伤
——我的大三生活
□刘骁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一)


我想我又是提前把自己的大三“了断”了。写这段文字的时候我才刚刚过完大三的一半,而却几乎不假思索地标注上那个玩世不恭的标题。我想也许对于整个大学生活都要说再见了,以后的道路已经太过清晰,清晰得容不下一点梦的存在。
无论如何,这是无可改变的定数,是我必然的归宿,所以只有看到未来的人是可悲的。

拥有一种梦,留下一种方式去惦记。

我不知道什么时候起考研大潮便汹涌而来。我记得高考的时候我几乎是怀着极大的恐怖与兴奋的心情给南大天文系打电话而还是在最后选择了北航。而在几年后的今天我又再次选择了计算机。我对每一个见到的人说我会成为一个伟大的Programer,看着几十万行的代码,数着唾手可得的金钱微笑。
我知道梦想已离我越来越远了,也许有一天守望星空的时候我都不会再有怦然心动的感觉。我知道沿着这条路我或许会收获更多的满足却要承担无法计数的失落。
也许在以后的日子里我都不会再与它结缘,它就那么地从我手中无声地滑落了,只留下一个守望星辰的梦,在繁星盛开的深夜里一阵钝钝地疼。

关于现在 关于未来

[不指定 2005年9月6日 13:45 | by skylook ]

关于现在 关于未来
□刘骁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真快呀 我的夏天 像拂云般飘散
说着 她再也不回来
真想再见 你们还在玩耍
和我 再漫天飞扬吧
别忘记呀 那天你的脸
再见
再见

——朴树《来不及》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以这样的姿势来熟悉这样的朴树。其实说是熟悉,不过是自我标榜罢了。我听过太少的朴树的歌,看过太少朴树的照片。即使仅仅存留一些像《我去2000年》那样扑朔迷离的感动,也不过是像昙花一样吧。又怎么能说是熟悉呢?
好奇怪。

1


北航的夏天空洞洞的没有什么颜色。忽然追究起来也就只有绿园的郁郁葱葱值得一游。可是人多的时候总是不相宜的,掠过湖边慢慢开放的荷塘,我知道,这是情侣出没的季节。

庆幸的是在这样的学校里仍然可以见到碧水晶莹般羞涩着的荷花。有风的时候我就坐在池塘边的河岩上痴痴地看,朦胧得好像家乡随处可见的湖泊。忽然想起朱自清的《荷塘月色》里他特别忧伤地说:“快乐是他们的,我一点也没有。”那时候我总不愿记得这样沉重的话,也许年少轻狂没有办法体会吧。不过,即便现在,在没有月色的荷塘,突兀地想起,也不过如濛濛水气中缓缓走来的辞藻,有时明白,有时糊涂。

2


终于听到了那首《生如夏花》的时候心里一阵钝钝地疼痛。之前一直很喜欢这个题目,用它写诗、用它写歌,甚至用它标注了自己平静如水的大二生活。在听到这首歌之前我还一直在想它一定会是和《我去2000年》一样的一种风格,一个不愿长大的男孩深埋在吉他的和弦中发出有些愤怒的呼喊。然而这首歌甚至这张专辑都不再是这样的,它已经告别了那个有些忧伤有些任性的年纪,它的每一个音符每一首曲子都昭示着一种成熟的感觉。也许人真的会变的,就像现在的朴树,让曾经喜欢他的人还会一直喜欢下去。因为也许人们都相信,这样挥手轻洒的告别,真的是一种快乐。
它们还在开吗,它们在哪里呀,我们就这样,一直奔天涯… …没有多少可以书写的童话,在那样的夏日里一切都会弥散成一种看似快乐的气息,让你慢慢温暖而惺忪起来的生如夏花。

3


忽然想起,过了这个夏天我就要大三了。
从刚刚进入大学的新鲜到现在的垂垂老矣竟然只用了短短的两年。我记得两年前我固执地对小Q说:没有谁能改变我,没有谁能让我改变。可是两年以后,我究竟变没变呢?原来我自己也说不清楚。
大P说:原来世界真的在变呀,它已经不是我们想象中的那个样子啦!说这句话的时候他在电话里,我忽然觉得这个声音好熟悉。然而,他接下去说:原来我们也真的要变一变了,否则我们就会那么不入时,那么不入时就会被淘汰了。这让我一下子又觉得陌生起来。
再见到他的时候,我已经知道了他高中后便随父历经商海,,如今才20出头已经颇有风度,举手投足间都是一种华贵的气息。他见了我说:原来你上了大学也还是没有变,你的篮球、你的音乐,还有你沉甸甸的文章。我就笑了笑说,一别几年没想到你变化真大啊。
然后我鼻子一酸想要哭出来。
我忽然想起了我们的中学时代留着很长的头发被老师骂,在午夜的河道旁很汹涌地呐喊。我想起了放荡不羁的电吉他和我们的摇滚梦想。然而这一切都成为一种归忆变得很模糊、很模糊。
大P说,他现在有很好的车子很好的房子很好的女朋友。他还说他已经开始熟悉了在全国各地奔跑;熟悉了飞机起落时巨大的轰鸣;熟悉了和同样的人出入不同的华贵;熟悉了不带感情的微笑和带感情的哭泣。他给我讲他的故事、他的生活,那些我所不了解的故事,那些我终于向往又会终于厌倦的生活。
末了,他却说:大学真的挺好,真的。
我一下子就哭了出来。

4


我从这学期开始认真地读席慕容的诗,读这些诗的时候我都是微笑地打开再会心地合上,打开和合上之间夹杂着几声轻微的叹息。

我始终认为读诗最好的时间是在幽蓝的夜里和一杯清茶。月光照进来的时候,泛白的纸面上会有一种朦胧的幸福。
我觉得我特别需要的就是这样一段可以空白可以思考的时间。有时候抬起头来听夜里清澈的风声,就有种空旷的迷惘的感觉,仿佛二十年的光阴就在这一瞬间悄然流过。
席慕容说:在你有限的时间里,只能偶尔与生命做一些小小的争夺。
于是我就痴痴地想知道我们偶尔争夺了什么,是大把的金钱还是灼灼闪耀的荣誉?令我更为不解的是,如果我们只能偶尔争夺一下又何必去关心这些装扮起来华丽而又沉重的负担呢?我想,如果是我的话,还不如偶尔争夺一下生命本身这个更有意义的东西。然后我就笑了。看来不是我错了就是席慕容错了,抑或世人都错了。

5


在寂寞的时空里
我想
我们也有过
短暂而幸福的停留

6


生活忽然进入一种忙碌的节奏中,在学期快结束的时候我已经把头发留得很长很长。打球的时候汗流下来一下子遮住了眼睛。
说实话,每个学期最让我痛恨的就是考试这段时间了,不过遗憾的是这也是唯一让我觉得不那么空虚的日子。我本来以为我是个只在考前奋发有为的好青年,但我的朋友却告诉我说,他觉得我一直都是奋发有为的。
这个时候我忽然发现我其实是很容易惧怕的,惧怕老师、惧怕考试,惧怕明天会不会像今天一样悄无声息地来了又离去。然而当我把这些告诉FAN的时候他却说其实这些都是不足为惧的东西,这些你今天会惧怕的也许明天看来又会多么地不屑一顾。然后,他又说,不过明天又会惧怕未来所不屑一顾的东西。
我发现,FAN居然也是智者了。

7


上大学这么久才有一个机会全班一起出去吃饭。这也是我见过的除了期末考试来得最全的一次。
说是自助火锅可是店家精得可以以至于我们还是涮了满锅的大白菜。火点起来的时候暖烘烘地,看上去个个红得像刚摘下来的苹果。班长的“吃好喝好、喝好吃好”的话音还没有落下的时候,筷子已经纷纷伸进了刚开的汤里。一下子小店热火朝天的,我一直等待的粉丝居然被人生着就吃掉了。我觉得很无奈。
最可恶的是喝酒还是不能免,无论什么理由都能频频举杯,后来没话可说的时候互相模糊地笑也能一仰脖喝下去。我那时就觉得以前都是很陌生的面孔怎么就这么熟悉起来。班长忽然站起来说:我们这么多人大马金刀地聚这么一次也挺不容易的,希望十年后我们成了家立了业还能这么齐地坐在一起,我请客。
本来闹哄哄的场面一下子就安静下来,也许十年已经是太漫长的期许,大家忽然间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沉默中有人小声地哭了起来,火锅里的白菜咕噜噜地冒着泡。辣椒的味道太浓了,我把几乎所有的咸鸡蛋都吃掉了。

8


小凯来信说他现在在FireRop当鼓手还给饭店当小生一个月下来两千多,清贫可是快乐。我闭上眼想起他特别痴迷的摇滚,想起他特别花哨的鼓点,想起他告诉我说他的鼓棒有一种魔力,他打他们的时候能听到光阴汹涌澎湃的声音。我想和大P不同,他应该是离梦想很近的了。
我回信说坚持住好样的。然后就想起了我的梦想。我将来要做什么呢?记得我曾经很坚定地对我的朋友说,我的将来会是一个伟大的Astronomer。可是现在我却准备去学计算机,挣很多钱,住很好的房子,有一天西装革履地出入所谓的上流社会,就像现在的大P。但可笑的是这和我的理想毫无关系,这些都是我所不屑却又一直拼命努力追求的东西。
站在物业的天桥上喝可乐的时候我不停地问自己:你离自己的梦想还有多远?忽然之间我发现自己已经长大了,已经不再像以前那样会说:My life for physics,my life for astronomy。因为我已经和这个社会一起变得世利和现实,我没有理由不尾随这个物欲横流的方向。
小凯说,和他在一起的都是一样没有职业的穷小子,他们在酒吧唱,在露天的广场唱,在没有多少掌声的舞台上唱。即使这样,也只能挣得勉强糊口的薪水。可是,他说,你知道吗?在那些阴冷的夜间酒吧,在那些破落的舞台,有多少为生活而挣扎的人痴狂着渴望着他们的音乐,渴望着他们震撼人心的坚强。既是这样,他也没有理由放弃。

这封信沉淀在我的书桌里一直保存着。读它的时候我有一丝隐隐的疼痛,然而我仍旧夹着书包出入于图书馆和自习室之间,为着将来的白领职业漫无目的的拼搏。

后来去亲戚家的时候,我还特地到小凯所说的那个酒吧。正赶上晚场,我站在最后面喝着劣质的饮料看舞台上的他和台下的观众一起挥汗如雨。我真的理解了小凯的话,他是真正为自己的梦想而生活的。虽然他并不知道我的到来但我还是默默地祝愿,并且相信如今的他也许真的是幸福的。
我想,即使命运的天平不再倾斜,他也已经有了自己的重量吧。

9


日与夜单调地重复如往
我却再也无法做到不动声色地
两只手捧着暗淡的月光
两个人沿着背影的去向
两句话可以诠释的慌张
两年后可以忘记的他乡

10


我知道越往北飞就越接近雪花飘起的地方,这样在某个不动声色的夜晚我就可以安详地看上天银装素裹地铺满握日渐沧桑的年轮。
时光或紧或慢地流逝,每一个清晨都是可以空白可以妄想的地方。
写完这句话后,我抬头看了看窗外雾蒙蒙的天,窗前的小路仿佛宽广又仿佛变得更加漫长。不过,我已经决定踏着晨雾出行了,所以我还是整了整衣衫,希望我就这样不停步地找寻,找寻雾水朦胧的方向,找寻荆棘坎坷的他乡,找寻关于现在关于未来的阳光… …
… …真的,你好,清晨。

11


关于未来你总有周密的安排
然而剧情却总是被现实篡改
关于现在你总是彷徨又无奈
任凭岁月黯然又憔悴地离开
出乎意料之外
一切变得苍白
你计划的春天有童话的色彩
却一直不见到来
你撒下的鱼网在幸福中摇摆
却总也收不回来
你始终不明白
一万个美丽的未来
抵不上一个温暖的现在
你始终不明白
每一个真实的现在
都曾经是你幻想的未来
分页: 1/2 第一页 1 2 下页 最后页 [ 显示模式: 摘要 | 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