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创作的小说系列作品

《七个夕》之壹(1)

[不指定 2012年9月26日 02:08 | by skylook ]

《七个夕》之壹(1)
□刘骁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我知道这是一场梦,这只是一场梦。但可不可以,就这样,不要叫醒我。
——丁满


(1)


起床的时候,太阳已经晒屁股了。
我是说,真的晒屁股了,晒得很疼。妈的,裸睡果然不是一个好习惯。

我揉着屁股,这阳光也太他妈毒了,热辣辣的让人心烦。

头有点痛,不知道是不是昨天睡得太晚的关系。我打着哈欠起来找彭彭,却已经不在了。这个家伙上哪去了?

牙刷在嘴里翻动,我开始了帝都最后几天的生活,镜子里的我蓬头垢面好像鲁滨逊。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屌丝的感觉?我忍不住对着镜子哈哈大笑。

——啊哈哈哈。。。
——哦呵呵呵。。。

等下。我怎么觉得好像忘记了什么。。。

——是昨天的七夕微博。
Tags:

《七个夕》之零

[不指定 2012年9月3日 00:06 | by skylook ]

《七个夕》之零
□刘骁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深夜。北京。霓虹依旧。车水马龙的夜。人潮川流不息。看不见星星的夜晚。我是一只孤单的瓶子。一个人的城市。我在这里。你在哪里。

——丁满


“走吗?”我一回头看到 彭彭 迷茫的眼神。

2012。来到帝都五年了。

曾经的我和 彭彭都怀揣着做一个体面的西装革履的白领 梦想,从遥远的东北小城来到这个过于繁华的都市。然而如今的我们已经换了很多工作,尝尽了人情冷暖。五年了,如今他是只是一个不起眼的酒店服务生,我只是一个不知名的给网站写垃圾小说的作者。

其实我们都很努力,努力到快要吐血。
但是我们活得都很艰难。
Tags:

《七个夕》之序言

[不指定 2012年9月3日 00:03 | by skylook ]

《七个夕》之序言
□刘骁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1)


很久没有写过小说了。其实不是没有写,是迟迟无法理出一个完整的思路。

有人说我的文字是冷峻的,最细腻的感情,却冷静得有如冰霜。的确,我不擅长感情描写,也不擅长人物刻画,我只喜欢用我的方式平白地叙事。我是一个安静的人,也是一个内敛的人。我厌恶张扬和喧闹,喜欢淡淡的喜悦和忧伤。所以我必然不擅长写悲剧,也不擅长写喜剧。我希望我的读者读完我的文字,感受更多的是安静,而不是大喜大悲。

至于感情和人物,是留给读者的,本来就不应该是作者做的事情。

因为太久没有写过小说,写这篇文字的时候颇感吃力。虽然这其实只是一个再短不过的短篇,甚至于可能都不能算是一个完整的故事。我用连载的方式发表在这个门可罗雀的博客上,并不是希望有多少读者看到。只是因为,其实我真的很爱写作时候的感觉。
Tags:

《蓝色女孩》第一版勘误表

[不指定 2011年12月14日 22:32 | by skylook ]
引用
作为一个销量可以忽略不计的不入流小说的作者,其实这个勘误表可能没有什么意义,更何况现在连教材都已经不流行发勘误。不过我个人最讨厌的事情之一就是不负责任,所以抛开惨痛的销量,这个勘误还是要毫不迟疑地发出来的。

在此谨向每一个这部小说的读者,对于以下这些或因排版因录入因校对出现的错误,我向你们致以深深的歉意。

以下感谢 曹宾(一然) 同学的耐心指出和更正。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如大家在阅读过程中发现任何错误,敬请不吝指正。如果有第二版(当然这个如果基本不可能),我会把这些更正加进去并致谢大家的。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引用
经历过众多的坎坷和争议后,这本很长时间以来我都以为永远不会再出版的小说,终于还是出版了。

在这本书出版的艰辛过程中,我修改了至少5次,从2009年一直改到2011年,可是直到现在我仍然觉得不够完美。虽然不够完美,但最令我自豪的一点就是,我从未因为任何一种外部的压力而修改过其中的一个字。哪怕这些压力来自于出版社、我的长辈、我的师长甚至众多众多一直支持着我的人。

或许它太单薄,或许它不值一提,但是能够以这样的一种方式来表达我真正想要表达的东西,我感到很幸运。

我愿以此书,作为我2002-2009这八年学生生涯最后的注脚。


以下是付款购买方式。另外,认识我的各位朋友只送不卖,请移步附注2直接联系我索要!

特别说明:经过与出版社核算,本书实际成本为 12.80 元每册,包含书号、设计、制版、印刷等费用。本人以此价格卖书只求能有更多人阅读,不赚一分钱。

附注1:购买方式
方式一、支付宝购买(担保付款,推荐):
1、印刷品平邮(推荐,印刷品平邮,时间稍长)
付款地址(点击即可付款):
https://mai.alipay.com/p.htm?id=2012010202195901

2、邮政快递(时间较快)
付款地址(点击即可付款):
https://mai.alipay.com/p.htm?id=2011092800637177

方式二、银行转帐
1、招商银行转账
开户行:招商银行
开户人:刘骁
卡号:6225 8801 3178 0729

2、工商银行转账
开户行:工商银行
开户人:刘骁
帐号:6222 0202 0002 0876 070

3、光大银行转账
开户行:光大银行
开户人:刘骁
卡号:6226 6202 0182 8159

说明:银行转帐请务必在附言栏说明转账人并将包含收件人、地址、邮编、电话的详细邮寄信息发送 liuxiao@foxmail.com 。

附注2:朋友赠书
请各位认识我的朋友直接将以下信息留言或发送给我(liuxiao@foxmail.com)索取赠书,同时也可通过QQ、飞信等方式索取。
需提供的信息包括:
引用
收件人:
邮寄地址:
邮编:
电话:

我的第一部小说:《蓝色女孩》

[不指定 2009年7月11日 10:27 | by skylook ]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索取方式1:(注意解压密码是我的手机号
小说已经出版,请移步以下地址购买或索要赠送:
http://blog.skylook.org/blue-girl-pressed/

索取方式2:
欢迎用任何一种方式联系我索取,QQ,MSN,E-mail 甚至给我打电话都可以。不论是认识的不认识的,只要想要看的愿意给我提意见的,只要发邮件给我,我都会一一地发给你。因为当前这一版还有待改进,暂时就不公开下载了,见谅。

E-mail地址: liuxiao@foxmail.com

(版权所有,请勿转载)



《蓝色女孩》后记
□刘骁


我在蝴蝶花旁看到你的悲伤
我不禁靠近你为你擦干泪光
如果你有悲伤我也感到迷茫
好想说放弃吧我们一起流浪

那亲爱的蓝色女孩
已从我的身旁离开
那些曾经想说出的对白
却怎么还说得出来……

最后的篮球赛

[不指定 2006年6月18日 14:29 | by skylook ]

最后的篮球赛
□刘骁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刀疤说:“今天我们输给南苑不是我们实力不济实在是战术上有些受制于人。以后我们会多多研究对手的打法配合,争取……”他忽然停住了很不满意地问:“一郎,你又怎么了?”
“没什么,”我很随便地摆了摆手,说实话我真的已经厌烦了他的演讲,每次都说这个明明就是实力不济还说好些废话,哼,“我走了。”
“一郎,”我回过头,原来是南苑的队长石岩,这家伙比我高出足有两头,我必须得使劲地仰着头才能看见他,“一郎,你今天打得太棒了,我们二对一都防不住你。”
“谢谢,”我冷冷地答道,不知怎的心里很烦。
“我们……”他刚要说什么我已把球包背到肩上,“我走了。”然后头也不回地闪给他们一个冷漠的背影。

1


身高1米68,体重58公斤,航大物理系三年级本科,篮球队员,主力控卫加攻卫。没错,你知道了,我就是一郎。也许在很多年以前或者很多年以后还会有人叫这个名字,但至少现在,在南苑体育馆,在航大篮球部只有一个人叫一郎。

出了体育馆,便又看到阿朵站在门口等我,于是我接过她手里的可乐咕咚咕咚地喝了下去,汗水顺着头发流下来,阿朵看得一阵阵惊叹。
可乐流到胃里凉凉的很是舒服,我满足地闭上了眼。

谁发明了航时机

[不指定 2004年11月13日 15:57 | by skylook ]
 

谁发明了航时机 


刘骁作品 


公元2175年的秋天,作为中科院新物理研究室的科研人员,我被任命完成一项代号X-984的特殊使命.说来也许你不相信,就是那种科幻小说中描写过的叫做航时机的东西.说来这项成果还归功于300百多年前一位叫做爱因斯坦的科学家,根据他的相对论,宇宙中应当有一种叫做"虫洞"的东西,它小得无法看到,单用某种方法可以将它打开使物质从中通过,这样物质从翘曲的空间就仿佛获得了数万亿倍于光速的相对速率而使时间从观察者的角度停滞,甚至倒流. 
300多年前的这项理论在2065年时首次在实验中取得证实.二十一世纪末人类首次找到"虫洞".2150年,全球18个大国联合起来研究这个课题.2160年首次向1000年的人类发送一组信息,但未能成功. 
你也许更难以置信,就在这世界上许多国家竞相研究如何扩大"虫洞"的时候,我却在最近的五年里致力于研究航时机的制造(请注意是"制造")----这一切都源于5年前的一个奇怪的经历. 
2170年11月22日,我照例从实验室里走出来换下工作服来到圆形办公室整理一天的实验报告,而当我起身准备回家的时候却意外的发现在我办公室的门边地上有一个绿色的小金属盒,我弯腰将它拾起,从里面掉出一张银色的打印图纸,,令我惊异的是那上面画着的复杂的机械设计图中竟分明的有着几部分酷似我国科研人员研制的虫洞搜寻仪器.我的手在颤抖,因为这个X-986计划是绝密的,有关图纸及资料一律封存,怎么能随便的就扔在门口!我愤怒地翻到背面只见上面赫然几个大字:航时机设计图. 
奇遇也许就是这样开始的。专家组经过讨论,认为这张图“很可能制造出能够扩大虫洞的仪器”。人类几百年的钻研就在我这里戏剧性的到达了终点。5年来我一丝不苟地制造这个庞大的仪器,别人都以为是我个人的科研成果,我为了减少麻烦从未表过态,而心中却总在疑惑:是谁设计了这张图?为什么要把它送给我?他有什么目的? 
日历翻到了2175年11月22日,按照图纸我完成了仪器的全部制造工作,并为这个耗能奇大的仪器配备了微核反应电池,一切齐备了,我穿上了特制的服装背上返回时用的设备。作为一个科研工作者,要勇于为人类进步而奉献,尽管这个仪器上从理论上讲有可能打开虫洞并将我送到过去,但万一失败,我将被困在空间的裂缝中无法返回……我知道我献身的时刻来到了,我在我的电脑上留下了我全部的研究成果和个人资料,然后拿起那个曾经给我奇迹的绿色金属盒,从容地走到了控制室,把时间调到5年前的今天,因为我要解开这个谜,我要知道是谁发明了航时机…… 
穿越虫洞时的亚重力想象使体格并不强健的我一下子昏迷过去。醒来的时候,我发现我在一棵树上,几十米外一座金色的柱体结构分外显眼--那不是我的量子实验室么?我用还略带酸痛的胳膊抱住大树干滑了下来。我这时注意到大楼的门前钟表上2170年11月22日下午5时45分的字样。由于我通常在6点下班,因此认为这时是潜入实验室并侦查的最好时机。5年前和5年后其实差不了多少,熟悉楼内情况的我很轻易的混过了层层电子检测来到“我”的办公室前,这时我从门缝中看到五年前的“我”正在整理实验报告,我紧贴在门边,看了看表:离6点还有5分钟。我耐心地在角落里等着那个神秘人物的“光临”。“吱呀”一声,我听到门里椅子挪开的声音,紧接着,“我”其身准备回家,我的心紧张又兴奋:就在那个“我”从桌子走过来开门的不足5秒的时间里将出现那个答案——那个5年来我一直苦苦冥想的问题的答案。5秒,4秒,3秒……我的心简直要跳出来了,我听到那个“我”的脚步声里门口越来越近…… 
之后发生了什么我一无所知。醒来后我已经躺在了实验室的地板上,实验室正中放着那个巨大的航时机,控制室的门开着。办公桌上的电脑屏幕上还有我“刚刚”完成的个人资料。我很清楚是因为巨大的耗电量耗尽了我特制的微核反应电池的能量,这才在紧急控制装置的操纵下强行将我拉回这个世界,可偏偏就在那个关键的时刻……我看了看实验室的原子钟——离我走进航时机到出来才用了不到两分钟。我有些懊恼,头疼得厉害——亚重力环境差点把我摧垮。我费力地站了起来,下意识的摸了摸口袋,我立刻呆若木鸡:那个绿色的金属盒不见了,连同那个设计图纸一起——不见了。猛然间,一个可怕的念头闯入我的脑际,我清晰地看到了这样一幕:现在的我在门旁紧张的等待时,那个绿色的金属盒缓慢地从我的口袋里滑落到地上,由于我的过分紧张和精力集中而丝毫没有察觉到这一切。在我,更加确切的说是5年前的“我”走向门口的最后一秒里,现在的我被迫拉入翘曲空间。一秒后,五年前的“我”在门口拾到了那将决定“我”一生的奇迹。 
如此说来那个神秘人物就是我了,而我五年前拾到的便是当时的五年后的“我”的图纸,而今天我又亲手重复了这一历史,而五年前的“我”也将在他的五年后将这一历史传递下去。时空的逆转使这一事件在次元、亚次元空间里反复地演绎着一个又一个的轮回。而在这扭曲的、难以置信而又确凿无疑的轮回中,谜团终于出现了: 
如果说每一个我都是从5年后的“我”手中得到了图纸而并没有真正设计出航时机的话,那么,谁发明了航时机呢? 


  

本人小作,不登大雅,仅博诸君一笑耳

分页: 1/2 第一页 1 2 下页 最后页 [ 显示模式: 摘要 | 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