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杨花

| |
[不指定 2008年5月30日 23:22 | by skylook ]

五月•杨花
□刘骁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这篇文章的题目本来是《四月•杨花》,可是不经意间,我的四月就溜走了,一如它的到来一样突然。

  其实我一直也不知道杨花是什么,或许我其实经常见到也认不出来。当然,五月是没有杨花的,四月也没有。可是我却在各种各样的小说、诗歌、散文中一次次地见到它的影子。它可以出现在乐府辞工华丽的词藻里,可以出现在吟游诗人忧伤的马背上。
  然而对我,它始终只是一个符号,有时繁华,有时没落,有时喜悦,有时忧伤。
  这,就是杨花。

1


  前些天打电话的时候才听说姥姥病了,住院、手术,并且很重。不过我知道的时候,妈妈已经可以用一种很放松的语气说:“不过,现在终究已经好过来。”
  终究已经好过来。可是,很重的时候却没有告诉我。妈妈没有,姥姥姥爷没有,舅舅也没有。看来,他们仍然把我看做一个孩子,一个需要别人照顾却又不能照顾别人的孩子。
  有的时候,我真的很想对他们大喊说我已经很大了,不是小孩子了。我知道他们老了,我能看出他们的白发、他们的皱纹。可是又有什么用呢?在他们眼中我永远是一个孩子,一个24岁的孩子。或许他们是对的,因为我仍然没有强健的肩膀去承担责任,我仍然没有有力的双臂去支撑生活。这样一想,我真的觉得很内疚,想哭。
  所以,长大并不仅仅是年龄,只有到了这个时候我才知道我要做的其实还太多。

2


  不论已经历了多少次,回家总是那么匆忙。
  在家的几天,我走过了我的小学、我的初中、我的高中,在桃李街路旁一排长长的杨树旁走过,如同年少时一样站在树底下透过树叶的间隙看有些刺眼的阳光。
  忽然想起,在北航也是有这般甚至更茂密的杨树的。不过北航的杨树终究只是一道风景,而在这里,它们却是实实在在的存在,它们抵挡风沙、汽车的烟尘、工厂污浊的空气,甚至数十年不变的光阴。它们见证了这条街,见证了这个小城日渐繁华或者尘俗的历史。人们在它们的阴翳下走过,漠然地看暴雨、闪电将它们摧毁,抱怨它们落下的叶子阻住了道路,甚至在建设新楼的时候将它们砍伐。却从没有人去对他们说一声感谢甚至是最最谦卑的怜悯。
  人生又何尝不是如此呢?我们难免要去承受、去付出,或许我们也并不愿意如此。然而,付出本身也并不是为了回报。失去了,其实也并不一定要得到吧。只有这样,我们才会更加心安理得。
  24年过去了,家还在那里,路旁的杨树还在那里,而我却早已走过千山万水。

3


  我空荡荡的行期
  已积满灰尘
  归宿在眼底
  我如何走得出
  你泪渍斑斑的守望
  挥手的那一刻
  你成了我生命中
  苦难的风景……

4


  今天忽然心血来潮地翻看起高中时期的文字来,连同那些已经淡漠的周记。
似乎写周记便是起源于那时的事情。记得那时吴老师要求我们每周交一篇周记,说是要求,其实很随意,有时候我们只写“本周无事可记”也是可以蒙混过去的。而我那时却是很认真地在写,有时是诗、有时是散文,甚至还有很长很长的小说。每日所思皆入笔端,事实万象皆可成文。莫名地,这几乎成为一种寄托。
  然而我毕竟不是什么专业写手,那些很多人以为可以行云流水般一蹴而就的文字其实对我而言都是一种负担。我总觉得这一篇就一定要比上一篇好才算是没有退步。以至于后来往往一周要有三四天时间才能构思好一篇文章。

  可是高中毕竟课业紧张,这种费时的创作后来终于消失于日渐成山的习题中。现在去看那时的文字,我依然惊异于那时的功力和毅力。可惜的是,终究没有坚持下来。如今文笔生疏,日无所感,便是仅仅让我去写一两篇简单的文字也是无法办到的了。
高中已逝,做过的学过的已经悉数还给了老师,连那如山的习题也已在毕业那年换做了50余元的废品。却只有这几十篇周记得以留存,让我唏嘘,让我纪念。

5


  我不停地寻找那黑色的幸福
  就像闭上眼睛寻找来时的路

  最近连续吃了3顿请客,原因都是曾经的宿舍兄弟找到女朋友,于是大家一起闹一下庆祝某君从此告别单身派对。有时候忽然觉得很可笑,仿佛大学一毕业兄弟们便一瞬间开始了成家立业的“壮举”。而每次吃这样的饭他们也都不忘敲山震虎,这时我往往都报以鄙视的目光,然后说:你们完了,你们都老了。然后吃得更加用力。
  24岁,我还和18岁一样。依然一个人打球,一个人在绿园里走,一个人安静地听歌,一个人看流星雨。一如往昔。
  以前曾听人说过,如果你不愿却又不得不承受的时候,你不如去试着喜欢。所以,我喜欢孤独。

  记忆中以前宿舍的几个哥们儿曾经在一次卧谈会的时候谈起了自己最喜欢的女孩。我曾经说我喜欢的女孩一定很清纯很可爱;她可以安静地看我打球、喜欢我编造出来的庸俗的故事、看黑白的电影、种花养草和听有些过时的很朴素的音乐;有时候很明媚,有时候很忧伤。那个时候他们都笑岔了气。不过我始终不知道为什么。
  不过我想,或许根本就没有这样的女孩;或许就是有,也是应当属于那些又高又帅的所谓“白马王子”的故事吧。
  既然是幻想,我以后便再也没有提起过。

  青春不过是很短暂的一瞬,我们今天幻想的种种,多年以后,也不过如梦一般遥远易碎。那时我们今天的快乐也将不再是快乐,我们今天的悲伤也将不再是悲伤。
  时间会教会我们遗忘,这是一种幸运。

  我想,等我们都不再年轻,我会去找一个很普通的不喜欢我打球不喜欢我的文字的女人结婚生子;我会很平静地看曾经最喜欢的女孩披上别人的婚纱;我会每天西装革履来去匆匆却从不抬头仰望。
  那时我们也会对今天的自己同样会心地微笑、沉静,并且不再忧伤。

6


  时光奔流而过
  灰色的寂寞和洪荒
  结伴而至的低沉的向往
  我们闪烁华年的古老霓裳

7


  收束这篇“月记”的时候,五月已经要结束了。
  也许和五月太多杂乱的情绪有关,最近忽然开始很怀旧,很怀念以前的日子。但我却从来不敢去重新翻看这个已经断断续续了几年的博客。我怕看到以前的年少轻狂,怕看到以前的喜悦与忧伤,怕看到自己的退步,怕看到自己正在妥协、正在日渐与这个世界同化……
  而那时我就会消逝了。如同这个曾经一时冲动而起的名字一样——青春散场。

  结末,引一首曾经在无数个黑夜里让我不经意间泪流满面的歌。可惜的是,现在我已经很久没有听过它了——

  追飞扬花瓣
  追飞走的梦
  登上城堡远望
  遥岑入明眸
  湖光与山色
  山烟与阁楼
  天边掠过流星
  身边人无踪
  许个愿 就当是 梦一场

  遥想当年 勇气灌肠登顶望空
  日日笙歌入夜人生尽欢
  笑谈世俗 年少不知愁滋味啊
  天高任我飞
  痛也敢追也不悔

  时过境已迁
  岁月啸耳边
  蓝色女孩已成
  春日樱花梦
  光阴虽无刃
  抽走留伤痕
  风拂城脚无声
  夜深催人冷
  再登顶 望皓月 哭一场

  还曾记否 黑白相片那日楼头
  一颗心如何不向磨难低头
  再次看到 风吹过樱花儿飘落
  不认识的身影 在追逐 不肯走
  ……

  五月已逝,未及屈指。我在杨花深处静静聆听。

最后编辑: skylook 编辑于2008年6月13日 00:08

Tags: , ,
随想 | 评论(0) | 引用(0) | 阅读(2459)
发表评论
表情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打开HTML 打开UBB
打开表情
隐藏
记住我
昵称   密码   游客无需密码
网址   电邮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