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来

[不指定 2006年8月1日 16:02 | by skylook ]

后来
□刘骁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后来
我知道了
前世
我是一朵无言的花
盛开在你匆匆而过的路旁
日日的守望
只为给你吐一丝并不经意的
芳香

后来
我知道了
前世
我是一株未名的树
繁茂在你来来往往的道边
年年的等候
只为给你撑一片并不宽大的
阴凉
Tags:

一个

[不指定 2006年8月1日 15:46 | by skylook ]

一个
□刘骁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选择只有一个
拥有只有一个
失去却有很多

昨天只有一个
今天只有一个
明天却有很多
Tags:

最后的篮球赛

[不指定 2006年6月18日 14:29 | by skylook ]

最后的篮球赛
□刘骁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刀疤说:“今天我们输给南苑不是我们实力不济实在是战术上有些受制于人。以后我们会多多研究对手的打法配合,争取……”他忽然停住了很不满意地问:“一郎,你又怎么了?”
“没什么,”我很随便地摆了摆手,说实话我真的已经厌烦了他的演讲,每次都说这个明明就是实力不济还说好些废话,哼,“我走了。”
“一郎,”我回过头,原来是南苑的队长石岩,这家伙比我高出足有两头,我必须得使劲地仰着头才能看见他,“一郎,你今天打得太棒了,我们二对一都防不住你。”
“谢谢,”我冷冷地答道,不知怎的心里很烦。
“我们……”他刚要说什么我已把球包背到肩上,“我走了。”然后头也不回地闪给他们一个冷漠的背影。

1


身高1米68,体重58公斤,航大物理系三年级本科,篮球队员,主力控卫加攻卫。没错,你知道了,我就是一郎。也许在很多年以前或者很多年以后还会有人叫这个名字,但至少现在,在南苑体育馆,在航大篮球部只有一个人叫一郎。

出了体育馆,便又看到阿朵站在门口等我,于是我接过她手里的可乐咕咚咕咚地喝了下去,汗水顺着头发流下来,阿朵看得一阵阵惊叹。
可乐流到胃里凉凉的很是舒服,我满足地闭上了眼。

地球的另一极

[不指定 2006年6月17日 14:13 | by skylook ]

地球的另一极
□刘骁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轻轻地离开你
是地图上25厘米的距离
从此两个人的快乐
终于
变成了一个人的孤寂

轻轻地离开你
是地球上两千万公尺的距离
把忧伤画在眼角
从此
今生漠然地不再相识
Tags: , ,

歌者

[不指定 2006年6月12日 11:14 | by skylook ]

歌者
□刘骁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在每个空旷无人的深夜里
在每个可以另人窒息的孤单中
只有那简陋的木吉他
陪我度过了无数个
看似无法挨过的日子

多少次
我祈求上苍赐我以灵感
刹那间喷涌的旋律
常让我泪流满面
Tags: , ,

我爱阳光

[晴 2006年6月12日 11:07 | by skylook ]

我爱阳光
□刘骁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喜欢
在炽热的草坪上
听盛夏的虫鸣
和青草的味道
因为 我知道
我爱阳光

喜欢
在长满棕榈的沙滩上
看碧蓝的海水
和咸咸的海风
因为 我知道
我爱阳光
Tags:

失恋日记

[雨 2006年5月7日 17:52 | by skylook ]

失恋日记
□刘骁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站在时光深深浅浅的沟壑里
告诉她你很好
而且按她说过的
你已经真的忘记了--
忘记了你们
 在盛气凌人的暴雨中奔跑
 在峨嵋金顶上慢慢堆砌着欢笑
 和摩天轮高处浩浩荡荡地尖叫
忘记了她身上
 索菲牌香水的味道
也忘记了她的生日
 是4月15号

蓝色女孩

[不指定 2006年4月24日 21:00 | by skylook ]

蓝色女孩
□词曲:刘骁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我在蝴蝶花旁看到
你的悲伤
我不禁靠近你
为你擦干泪光

如果你有悲伤我也
感到迷茫
好想说放弃吧
我们一起流浪

那曾经的蓝色女孩
已从我的身旁离开
那些曾经想说出的对白
却怎么还说得出来
分页: 13/23 第一页 上页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下页 最后页 [ 显示模式: 摘要 | 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