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我想和这个国家谈谈(2)

[不指定 2012年6月18日 00:33 | by skylook ]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2012——我想和这个国家谈谈(2)
□ 刘骁


我不是五毛,不是喷子,不是愤青;我也不是鲁迅,不是胡适,不是韩寒。
我只碰巧是一个没有完全放弃思考的中国人。

三、冷漠的中国人


如果说中国人的骨子里的基因中必然有一个词的话,那么这个词一定是“冷漠”。

是的,我们每天看报纸上的报道,老人昏倒在路旁,所有人纷纷躲开,却没有人去帮扶,因为“怕沾边赖”;儿童落水,人们挤在岸边围观,却没有人跳下去施救,因为“这个孩子与我无关”;女子跳楼,街坊四邻纷纷搬起椅子到楼下观看,甚至现场卖起望远镜,却没有人去阻止劝说,因为“那是她家的事”。

而被两辆车连续碾过的小悦悦,和那长达7分钟里18个可以如什么都未发生般,从那鲜血淋淋的现场走过的路人,则更是让我们触目惊心。

2012——我想和这个国家谈谈(1)

[不指定 2012年6月14日 00:30 | by skylook ]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2012——我想和这个国家谈谈(1)
□ 刘骁


据说玛雅人在几千年前就预言了这个世界将在2012年走到尽头。然而时至今日,除了一部只在中国卖座的电影《2012》,似乎没有人会把世界末日当作一个正经的话题来讨论。当然,作为一个信仰科学的有为青年,我更不可能相信什么世界末日的鬼话。不过,如果今年真的是世界末日的话,倒是让我有了特别的勇气:我想跟这个国家谈谈。

哦对了,我不是五毛,不是喷子,不是愤青;我也不是鲁迅,不是胡适,不是韩寒,我只碰巧是一个没有完全放弃思考的中国人。

不是只有花的盛开才叫盛开
□考生:刘骁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人生的意义到底是什么呢?很长时间以来,我们都被灌输了这样一种思想,人生就如同赛跑,而胜利只属于第一的那个人。甚至于在人一出生的时候,你之所以成为你,便是与30亿个精子赛跑的结果。

如果上面是我们所一直尊崇的价值观,那么,“23号”的故事无疑给了我们不一样的思考。而这个故事能够出现在高考作文的题目上,则让我们的思考更加深沉。

——可是高考本身不就是一个成功与失败的简单游戏吗?中考不也是吗?以后的工作、事业、爱情,哪一次不是?甚至于在我们还上幼儿园的时候,就知道考第一名能得到一朵小红花了。

在人生的这样一个个成与败的游戏里,我们从小就被告知要成为红花。没有人会说,成为绿叶也很好啊。因为很简单啊,只有红花才能够盛开嘛。

真的是这样吗?

当青春埋葬梦想——《三傻大闹宝莱坞》观后感
□刘骁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有人说,有很多优秀的电影,纯粹就是因为一个糟糕的翻译名字,就被人忽视了。如果真的有这样一批电影的话,我想,《三傻大闹宝莱坞》应该算是其中一例。

这部电影的英文原名是《Three Idiots》,直译是《三个傻瓜》,不知道是我朝哪个自命不凡的制片厂的大手笔,突发奇想地将这个标题翻译成《三傻大闹宝莱坞》这样一个不知所云的题目。事实上,这个题目乍听起来仿佛有喜剧动作片的抢眼效应,但是事实上这部片子内容与宝莱坞几乎没有任何关系,也并非动作片。这个题目除了给人感觉炒作的庸俗外,没有带来任何好处。

事实上,中国人才是最最看中表面文章,也最最看中标题的形式主义的民族。对于很多中国人来说,标题几乎就是他们选择电影、书、文章的一个最大的参考点,所以一个好的译名给电影带来的效应是惊人的。回到这个电影,如果是直译《三个傻瓜》虽然比较空白,但是至少也比现在的标题更名副其实。港版的译名《作死不离三兄弟》似乎又有些过于夸张,而我更喜欢不知道来自哪个华语地区版本的两个译名:《三生万悟》和《寻找兰彻》。

爱我,请在我不美的时候遇见我——《初恋这件小事》观后感
□刘骁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在我们每一个人的内心深处,都藏着一个人。每次想起他的时候,都会觉得有一点点心痛。但我们依然愿意把他留在心底。就算今天,我不知道他在哪里,在做什么。但至少知道,是他让我了解了什么是——初恋这件小事。

——题记


这部片子保存在我电脑里很久了,但是直到今天才算抽出时间看。我知道这是一部很多人喜欢的片子,也符合我曾喜欢的浪漫的文艺的调调。可是,我唯一一直有些不解的是,这竟然是泰国的爱情电影。

在我印象中,这类小清新风格的纯爱电影应该不是日本的就是韩国的,要么就是香港、台湾的。就像人们一说起科幻片就想起美国,一说想起武侠片就想起中国一样。

不过这部清新的小片,彻底改变了我对泰国电影的看法。

这是一个类似于童话的故事,丑小鸭变成白天鹅,灰姑娘变成白雪公主,丑女变美追到帅哥。
好励志啊!可是,且慢。真的是这样吗?

通往梦想的倒计时

[不指定 2012年4月20日 00:56 | by skylook ]

通往梦想的倒计时
□刘骁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今天偶然间看了一句话,一下子就感慨了:“梦想这东西,就是用来幻灭的吧”。

我忽然想起我已经很久没有提到过梦想这个东西了,不论在我的文字中,还是在我的生活中。

最近好不容易在东跑西颠的周末空隙里,战战兢兢地读完了九把刀的《后青春期的诗》,一边读一边捧腹大笑,然后笑着笑着就流下泪来。那本书里的故事,一下子刺痛了我。

其实我从小就是一个有梦想的人,我的第一个梦想是成为一个天文学家。我还记得是如何缠着爸爸给我买了那个700多块钱的“熊猫牌”望远镜。很多个夜晚,我一放学后的唯一乐趣就是把望远镜搬到阳台上,然后对着一本翻得褶皱起来的星图找那些星云、星系,或者看带着光环的土星,有一只大眼睛的木星,还有月球上坑坑包包的环形山。那个时候,我曾经对星座和星的位置如数家珍。

那个时候,我从没想过这也是我第一个放弃的梦想。

看不见的爱——《雏菊》观后感

[不指定 2012年4月10日 00:21 | by skylook ]

看不见的爱——《雏菊》观后感
□刘骁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看不见的爱。这是我看完这部6年前的电影时,最先想到的一句话。

随便上网搜了下这个似乎这个很像向日葵的小植物——
雏菊,英文名Daisy,俗称幸福花。在花语中意为“看不见的爱”。

不可否认的是,这是一部很经典的爱情文艺片。虽然是有着韩式爱情片的一贯风格,但是故事发生地点却选在了充满异域风情的阿姆斯特丹。也许正是因为那是一个到处开满雏菊花的美丽的城市。

要有多坚强,才敢念念不忘——《One Day》观后感
□刘骁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1988年7月15日一场大学毕业的最后狂欢。纨绔子弟德克斯特偶遇了普通的工薪家庭女孩艾玛。然而本想一夜情的他们却终于什么也没有发生。可一场长达十多年的约定却从此种在了他们心中。以后的每年7月15日,他们都以普通朋友的身份相约彼此倾诉生活的酸甜苦辣和人生感悟,同时也给对方真挚的温暖和鼓励。他们是那种远在天边,心也紧紧相连的知己。

以后德克斯特历经事业和婚姻的起伏,身边的女人像走马灯一般换了又换;艾玛阴差阳错地嫁给了一个没有名气的脱口秀演员伊恩,生活苦闷又清贫。十多年后,青春不在的他们在又一次相见中终于明白了彼此才是对方真心的爱与牵挂,抛弃了所有,他们决定走到一起。

可是正当幸福本应如此顺理成章地降临的时候,一场车祸让一切戛然而止。似乎上苍早已注定了他们是一世的朋友,而用一种如此惨烈的方式给了他们永久定格的回忆。

这部影片我很喜欢,可是不论在IMDB或者豆瓣上,都是一个仅能用中规中矩形容的分数。究其原因,恐怕是这部片子太文艺了,缺乏刺激眼球和能够留下深刻印象的情节。甚至于,作为一部主打爱情的影片,它都缺乏那些必要的“泪点”。仿佛一切只是淡淡地道来,那十多个7月15日的平常日子,简单的问候,热烈的拥抱。快乐如此平静,忧伤也如此平静。
分页: 2/23 第一页 上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页 最后页 [ 显示模式: 摘要 | 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