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候幸福

[不指定 2004年11月13日 16:03 | by skylook ]

守候幸福


刘骁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静静地守候,
直到花开的时候。
我愿只作匆匆的过客,
或是偶尔寄于墙角的目光,
像忽然飘过的白云,
只是沾一点花开的幸福,
就已经很满足、很满足…

静静地守候,
直到花落的时候。
那时绿叶都已散了吧
那时余辉都已淡了吧
就让我静静地守在你的左右。
我知道花谢还会开,
我知道绿叶会回来,
我知道明天还有阳光、蓝天、白云和大海……
就让我们一起守候吧,
直到一个人静静地精彩
直到月光悄悄地铺满了期待……

你看明天就要来了
来不及挥手了
就悄悄地走开
然后
我继续我的匆匆
就像偶尔寄于墙角的目光
就像白云忽然飘过海上……
我不知道走得太多了是不是也太累
就像现在也好
何必太在意

有时世界也需要安静
梦的国度也许并没有每个人的田园
如果是这样
就让我静静地守候
守候属于我一生的幸福
转身让泪悄然而落
我说我会迎接每天不同的世界
坚强地成长
直到花开的时候……

看星

[不指定 2004年11月13日 16:02 | by skylook ]

看星


刘骁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好想去看星,
在深夜里期待黎明
不用去做那些无谓的想法
因此心也变得很纯净

有时候看星
心情就像大海般空明
不是说永远也数不清吗
怎么就你那么天真
我也学着仰起头:
一颗、两颗……

怎么就想起了看星
难道只为摆脱尘世的喧嚣
那你不是也将这穹宇看得太浅
算了,
谁让我很高兴

就那么傻傻地看星,
也不知道怎么就让心安宁
谁说的是也不打紧
只要四周静悄悄地
不就都有权利享受这空灵

怎么就想起了看星…

故乡

[不指定 2004年11月13日 16:00 | by skylook ]

故乡


刘骁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小时候,
故乡在云里飘摇。
渴睡的课堂,
噪声隆隆的工厂,
和飞起灰尘的马达……
说也记不得了,
和朦胧的童年,
连影子都模胡,
像云里一样。

长大了,
轻轻地离它而去。
故乡就像在天边,
北上的火车,
陌生的街市,
和永远打不完的想家的电话。
故乡远了,
走得再苦,
也到不了它身前。
遥远的祝福,
听不见了,
却依然感受得到,
就像在天边,

毕业后,
天地间任我飞翔,
故乡就像在梦里。
忙碌的空虚,
无神的午后,
和失去了自我的自我。
多少回梦里依晰,
多少次忽然朦胧的眼神。
故乡就像在梦里,
匆匆地寻觅,
然而早已找不到踪迹。

渴望吗?
在心底呐喊。
坚强地呼吸,
找寻曾经熟识的气息:
倚门而望的期待,
翘首路边的感慨。
纯真喧闹的童年,
放荡不羁的青春……

然而,
一切都已不在。
故乡永远是个梦吧,
故乡永远是个谜吧,
故乡永远是个说不尽、道不完的传说吧……
寂寞地走过四季,
灰尘积满空荡荡的行期……

黄昏,
寂静的夜里,
任泪洒满记忆。
故乡,
你曾经怎样地跳动着我的脉搏,
却又给了我怎样的沉痛、无知,和感伤……

云朵都飘散了,
风儿吹开,
落红轻舞飞扬……

故乡是诗,
月圆的思念,
月缺的失意,
和每个繁星点点的深夜。
故乡是画,
朝阳的轻狂,
落日的沉重,
和每个雾气朦胧的早晨……

告别记忆、故乡,
和年少的时候。
告别过去、旧园,
和瞢懂的成熟。

别了,
故乡,
终将离你而去。
想说再见却无语,
还是道一声珍重。
然后,
默默地回转头,
眼中晶莹地一闪,
泪飞如雨……

追逐梦想

[不指定 2004年11月13日 15:58 | by skylook ]

追逐梦想


词曲:刘骁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1)
蒙蒙雨后追逐彩虹是我儿时的梦想,
而今世间忙忙碌碌怎样寻找它的方向。
叠只飞机飘过春天,百花都已开放,
童话里的天桥——还有多长。
(2)
泉水叮咚溪流淙淙是我年少的故乡,
多想轻轻摇动长出翅膀飞到她的身旁。
而今学会承担学会坚强却忘了身在何方,
年轻纯真的心——怎样成长。
(3)
静静看那白云轻轻飘过蓝蓝的天,
匆匆走过人海茫茫我只是那么一点点。
流星划过夜空泪已干了,孤独走进心田,
我怎么能够再——失去明天。
(高)
难道只是为了追逐梦吗,付出那么多,
难道哭过爱过恨过累过,还说不值得。
难道多少憧憬多少梦幻,就这样飞了,
难道黄沙漫漫路也漫漫,人生——
还需要勇敢。
(此为本人所作歌词,并非诗)

谁发明了航时机

[不指定 2004年11月13日 15:57 | by skylook ]
 

谁发明了航时机 


刘骁作品 


公元2175年的秋天,作为中科院新物理研究室的科研人员,我被任命完成一项代号X-984的特殊使命.说来也许你不相信,就是那种科幻小说中描写过的叫做航时机的东西.说来这项成果还归功于300百多年前一位叫做爱因斯坦的科学家,根据他的相对论,宇宙中应当有一种叫做"虫洞"的东西,它小得无法看到,单用某种方法可以将它打开使物质从中通过,这样物质从翘曲的空间就仿佛获得了数万亿倍于光速的相对速率而使时间从观察者的角度停滞,甚至倒流. 
300多年前的这项理论在2065年时首次在实验中取得证实.二十一世纪末人类首次找到"虫洞".2150年,全球18个大国联合起来研究这个课题.2160年首次向1000年的人类发送一组信息,但未能成功. 
你也许更难以置信,就在这世界上许多国家竞相研究如何扩大"虫洞"的时候,我却在最近的五年里致力于研究航时机的制造(请注意是"制造")----这一切都源于5年前的一个奇怪的经历. 
2170年11月22日,我照例从实验室里走出来换下工作服来到圆形办公室整理一天的实验报告,而当我起身准备回家的时候却意外的发现在我办公室的门边地上有一个绿色的小金属盒,我弯腰将它拾起,从里面掉出一张银色的打印图纸,,令我惊异的是那上面画着的复杂的机械设计图中竟分明的有着几部分酷似我国科研人员研制的虫洞搜寻仪器.我的手在颤抖,因为这个X-986计划是绝密的,有关图纸及资料一律封存,怎么能随便的就扔在门口!我愤怒地翻到背面只见上面赫然几个大字:航时机设计图. 
奇遇也许就是这样开始的。专家组经过讨论,认为这张图“很可能制造出能够扩大虫洞的仪器”。人类几百年的钻研就在我这里戏剧性的到达了终点。5年来我一丝不苟地制造这个庞大的仪器,别人都以为是我个人的科研成果,我为了减少麻烦从未表过态,而心中却总在疑惑:是谁设计了这张图?为什么要把它送给我?他有什么目的? 
日历翻到了2175年11月22日,按照图纸我完成了仪器的全部制造工作,并为这个耗能奇大的仪器配备了微核反应电池,一切齐备了,我穿上了特制的服装背上返回时用的设备。作为一个科研工作者,要勇于为人类进步而奉献,尽管这个仪器上从理论上讲有可能打开虫洞并将我送到过去,但万一失败,我将被困在空间的裂缝中无法返回……我知道我献身的时刻来到了,我在我的电脑上留下了我全部的研究成果和个人资料,然后拿起那个曾经给我奇迹的绿色金属盒,从容地走到了控制室,把时间调到5年前的今天,因为我要解开这个谜,我要知道是谁发明了航时机…… 
穿越虫洞时的亚重力想象使体格并不强健的我一下子昏迷过去。醒来的时候,我发现我在一棵树上,几十米外一座金色的柱体结构分外显眼--那不是我的量子实验室么?我用还略带酸痛的胳膊抱住大树干滑了下来。我这时注意到大楼的门前钟表上2170年11月22日下午5时45分的字样。由于我通常在6点下班,因此认为这时是潜入实验室并侦查的最好时机。5年前和5年后其实差不了多少,熟悉楼内情况的我很轻易的混过了层层电子检测来到“我”的办公室前,这时我从门缝中看到五年前的“我”正在整理实验报告,我紧贴在门边,看了看表:离6点还有5分钟。我耐心地在角落里等着那个神秘人物的“光临”。“吱呀”一声,我听到门里椅子挪开的声音,紧接着,“我”其身准备回家,我的心紧张又兴奋:就在那个“我”从桌子走过来开门的不足5秒的时间里将出现那个答案——那个5年来我一直苦苦冥想的问题的答案。5秒,4秒,3秒……我的心简直要跳出来了,我听到那个“我”的脚步声里门口越来越近…… 
之后发生了什么我一无所知。醒来后我已经躺在了实验室的地板上,实验室正中放着那个巨大的航时机,控制室的门开着。办公桌上的电脑屏幕上还有我“刚刚”完成的个人资料。我很清楚是因为巨大的耗电量耗尽了我特制的微核反应电池的能量,这才在紧急控制装置的操纵下强行将我拉回这个世界,可偏偏就在那个关键的时刻……我看了看实验室的原子钟——离我走进航时机到出来才用了不到两分钟。我有些懊恼,头疼得厉害——亚重力环境差点把我摧垮。我费力地站了起来,下意识的摸了摸口袋,我立刻呆若木鸡:那个绿色的金属盒不见了,连同那个设计图纸一起——不见了。猛然间,一个可怕的念头闯入我的脑际,我清晰地看到了这样一幕:现在的我在门旁紧张的等待时,那个绿色的金属盒缓慢地从我的口袋里滑落到地上,由于我的过分紧张和精力集中而丝毫没有察觉到这一切。在我,更加确切的说是5年前的“我”走向门口的最后一秒里,现在的我被迫拉入翘曲空间。一秒后,五年前的“我”在门口拾到了那将决定“我”一生的奇迹。 
如此说来那个神秘人物就是我了,而我五年前拾到的便是当时的五年后的“我”的图纸,而今天我又亲手重复了这一历史,而五年前的“我”也将在他的五年后将这一历史传递下去。时空的逆转使这一事件在次元、亚次元空间里反复地演绎着一个又一个的轮回。而在这扭曲的、难以置信而又确凿无疑的轮回中,谜团终于出现了: 
如果说每一个我都是从5年后的“我”手中得到了图纸而并没有真正设计出航时机的话,那么,谁发明了航时机呢? 


  

本人小作,不登大雅,仅博诸君一笑耳

远行

[不指定 2004年11月13日 15:56 | by skylook ]

远行


刘骁


我要去远行,远方生长着我的憧憬。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出发
长者的话在耳边响起:年轻人,细思量,远行路上多坎坷。
我淡然一笑:
远行,/那管荆棘,/超越的美丽,/唯有自己战胜自己。
风帆
既已出发,怎还有停留的余暇。
扬起我的风帆,一往无前,那管他海浪滔天。我不能回头,唯有目视前方;你莫要问我如此执著,我随手一指:
天涯,是它跳动着我的脉搏。
听潮
听潮,和大海一同呼吸。
独自一人分享的空灵,把心情挥洒,任它拍起浪花:
把失望留给过去,把真实还回现在,把理想告诉未来。而我--我说:只要一分期待。
大海,我聆听这你的心。我知道,我们有共同的声音。
大漠
大漠孤烟,长河落日。
因为有了梦想所以披星戴月,只争朝夕。
天地间飘过一丝烟云,有她为伴,至少我不曾孤独。
智者疑惑地问我:
人世沧桑,走过的任便如浮云,没走过的人,即将走过的人也如浮云。走过怎样,不走过又怎样。
我说:人生总要走过,即使你不走过,也会让别人走过;人生总要征服,即使你不去征服,也会让别人把你征服。
仁者又说:进一步,乌云密布;退一步,海阔天空。你何不停下脚步,回首便有美丽的夕阳。
不,我不要怜悯
我不要畏惧
我不要退缩
我昂起头:在我眼中再没有红色的夕阳,我只知道前面才是它升起的地方。
人生
在时光的深奥里,起伏或者沉沦
从渺小超越伟大,爱,与恨。
我笑苍天只给我一个方向,却忘了告诉我终点;然而我又笑自己:何必对终点念念不忘,其实今天的终点就是你明天的起点。
我走着四季。
春天,我静静地等着草长莺飞,繁花似锦;冬天,我看雪花轻舞,转眼又是一年。
然而我还在走我的路
然而世界改变我却没有变
天地间留下我弯弯曲曲的足迹
我轻轻地摇落明天的树叶,却看着今天轻轻地飘下。
树叶落满我远行的征程。
我淡然一笑,然后挥一挥手,走进自己的人生。

人生

[不指定 2004年11月13日 15:53 | by skylook ]

人生


刘骁作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很小的时候,我家隔壁住着一个姓刘的先生.刘先生并没有什么特别的相貌:不太高的个子,清瘦的脸型,上了点岁数但头发却多是乌黑的颜色.印象最深的就是他的眼睛,锐利的深邃的目光配上古朴的打扮就把他整个人焕发成一个锐利的深邃的老头子.刘先生其名我不得而知,只约略记得他家墙上、地上到处都是大大小小的毛笔.那时也不见他有什么工作,别人也都不知道.但是常见一些西服革履的人进进出出.后来便听大人说,刘先生就是写字写得好,于是很多人就专程来找他写字,有很多有名气的书家也曾是他的学生.
刘先生很怪,他字虽写得好,却难得见他在家里挂出自己的作品.有许多人慕了名,就远远地来请他写字.我不大明白像刘先生这么一个堪称书法大家的人为什么一直默默无闻,但我就亲眼见过几次有几个很有钱的人开了大价钱让刘先生书被他一口回绝;又亲眼见过几个痴迷书法的后生穷酸的来向他讨字,他慷慨以赠.于是我也就崇敬他是个仙隐般的人物,也认为于他的行为,常人是不大能理解的.

年龄大了一点,父亲便要我与刘先生学字.也许因为都姓刘的缘故,刘先生对我似乎特别的好感,每每教字的耐心总让我感激,感激后便又奋发地学起了字.从横竖撇捺的简单笔划到后来学颜真卿、欧阳询、柳宗元的书法.也许由于我天生的笨拙,又是怎么也体会不到字里面的妙处,先生就露出恼愠的样子,然后又如往常般耐心和蔼起来.
学的字多了心里便很有些飘飘然,觉得自己确乎已经是一个小书家了.有时遇着些得得意的字便会拿给先生去看本以为会得到先生的赞许,可每次先生却总说三个字"不够好"、"不够好".我开始很有些不解,进而诧异,进而心里也有些不忿.然而先生却还是"不够好"、"不够好"地重复着.
其实先生不止教字,有时也教些不同的东西。譬如“天道酬勤”、“如切如磋,如琢如磨”、“非学无以广才”、“非志无以成学”,如此种种。我那时不大懂一些事,这些朦胧的东西也不乐去学,有时就很不客气地说:“先生,我们还是习字罢。”后来,我习完了《多宝塔》,先生问我于颜字的构架可有领悟,我说晓得一些。先生说:“那习几个字我看来。”我就洋洋洒洒地写了十几个字,写的什么忘了,不过记得没有拣过十划以下的去写。习完了,我问先生可好。先生说:“还成,不过这字锐气太盛刚性不足”,他又看了看:“不够好,不够好。只是形似罢了,没有神采,算不得字。”我听了就很泄气。先生又说:“你不要尽拣繁杂之字,写个人字我看看。”我就忽地来了精神,心里想:学了这许多,人字总还写得好。于是很不屑地就写了个人字。先生只一瞟就厉声道:“这字也差得太甚,重写!”我被这从未有过的严厉震住了,大气也不敢出。乖乖的又写了个人字呈上。“这次好些,但还得重写。”我又更敛了笑容,严肃地写起字来。那一下午我也不知道写了多少个人字,但后来我写得一次比一次认真,我觉得有些东西远不如想的那般容易。后来先生就说:“你看人字这两笔,一撇一捺,看似简单,其实非要用一生去写不可。”我就了字如其任何人如其字的道理。在我幼小的心灵深处,先生的形象立时便高大起来。

也许因为上了学的关系,以后我便很少去先生那里习字,初中以后更是连见一面也难了。后来我又搬了家。而从那不久先生也走了。他家里也就锁了起来,也没人知道他去了哪里。我忽然就有一种怅惘的感觉,总觉得失去了一种方向。而书法也就从此闲置下来,时间一长,连毛笔也生疏,就干脆放下不写了。
后来我大学毕业,远离了熟悉的城市客走异乡。那时刚刚入了工作,薪水又少,又不大懂得俭节,常弄得狼狈的样子,几乎沦得要讨饭吃了。为了接济一下青黄不接的日子,我有时便替街头无聊的小刊小报写些无聊的文字,然后在数格子、计算和与报社的争吵中挣得些可以忽略不计的稿酬。我觉得生活真的索然无味,几乎没有了方向,就似一个失去了航标的帆船在大海的风浪中摇摆。
就在这时我学会了喝酒。高贵的酒又付不起,就将就着在一个叫什么“瓶记”还是“记瓶”的酒馆里混些水酒敷衍着过活。时间一长,连酒保也熟识。冬日里寒冷的时候就周济我些温暖的酒喝。后来在一个飘雪的下午,店里就挤进一个瘦小的老头子来。
开始我并没有注意到他,依旧喝自己的闷酒,然而许久也不见他动婉筷,竟痴痴地端详起瓷婉上的字来。我一下子愣住了,我忽然就觉得好亲切好熟悉,是那种雕刻家般挑剔的眼光,似乎相识了好久,又似乎陌生了许多。只见他喃喃地自语:“字道是形似,不过少了些神采,又算不得字……而这`人'字就差得多了……”
“刘先生!”我叫出了声--那人果然就是刘先生。
只见他还是古朴的打扮,本来清瘦的面庞似乎愈见清瘦,背已有些驼了;头发竟是白的多黑的少,眼睛也呆滞起来。几年不见好像一下子就苍老了半个世纪,--分明就已是个风烛残年的人了。
刘先生先是愣了一下,而后大悟似地想起了我。我们便在一起说话。我很怕提起他近况的寒酸,而除此之外又没别的可谈,恍然间好像隔膜了很多。于是我们专心地等着温酒。这是先生开口了:“你可还习字么……”我一时不知如何回答:“也许……还习得一些……但究也就……不习了。”先生于是很有些伤感的样子。我们又重新等温酒。酒来了先生问起我的近况,我如实地讲了。先生听我的颓废又看我萎靡的神情,似乎很想说出些话来,但张了张嘴却又什么也没有说。临走时,他写给我一个地址,叮嘱我明日上午务必去一下。我满口地答应。
然而第二天我却没有去那个地方,个中的原因很模糊,就是好像总之一类。又过了一天,我终于决定来到刘先生的地方时,才发现那原来是个寄人篱下的半壁阁楼上的破旧的屋子。我又费了很大口舌房住人才腥松了睡眼说:“哦,你说的那个人,他昨天中午已经搬走了--他本说他姓齐的。……还有,他昨天一上午好像在等什么人,饭也不吃,俺又劝他不住。快到中午时他就叹息起来,而后就跟俺结了钱,走了。”我问,他说他也不知道刘先生去了哪里。我就留了我的住址,又给了他50元钱,叮嘱他如果先生回来,一定要来我那里告诉我。

我又回到原来的生活里去了,正是人浮于事的季节,境况也愈是不如意。我又屡寻先生不得,但这次也终于没有了消息。我觉得往事就如风般掠过了我生命的小径。我感叹:有些是如风的人,有些人便如风;有些人你总会见到,有些人你想见也见不到,这中间曲曲折折的道理仔细想来唯有一种奇妙的缘分。
这以后又过了一年,在我快些忘记的时候,那个我曾托付过的房家却来了。我亮了眼,问他刘先生可曾回来,他说没有,不过近时整理阁楼,发现一幅先生写给我的字,特地送了来。他喘着粗气说:“俺昨天发现这幅字,,一打开看是先生写给你的,俺就跑了这许多路……”我脸上陪着笑,心里暗骂如不是五十元钱也不见得你有这般好心。然后就在唠唠叨叨中开了门,又在唠唠叨叨中看着他唠唠叨叨地出了门。这时屋里就只剩我一人了。我展开书卷--日期竟是一年前,那上面赫然只有一个大字--“人”。
我仔细端详:这字只有两笔,但每一笔都是坚强的结构、苍劲的方向,绝没有任何犹豫和颓废的盘曲。我立刻感到是先生的眼睛在某一个地方凝望着我,让我不敢再有懈怠。
那天晚上我跑去理发店剃光了头发,又到酒馆里海喝了一气。我一边喝酒一边想起了和先生在一起的日子,想起了先生教我写的“志当存高远”,想起每一次讲字时先生抑扬顿挫的话。我又记起先生曾要我看一段话,大抵是说:走向觉悟的人生,第一不可失去生命的主体心,第二要打破分别的执著,第三要开展生命的境界。这句话我本记得很清楚,但不知出处是什么地方。现在想来,人生也真是如此。
醉醒间,我朦胧的泪光中又见先生坐在我的旁边,望着我,又要说出抑扬的话来。
物事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往事如风,匆匆地,你回首他也不会停留
我决定走回失去的路。

以后我有了家、可人的妻和孩子。事业上也渐渐如意起来:先是调到上海,而后又去了北京。但不论我走到哪里,我都带着先生的字,夜深人静就展开来端详一番。每到这时,我就忽地明白了人字究竟是怎样的写法;也就明白了,是怎样一种情愫,沧桑了我的人生。

本人小作,不登大雅,仅博诸君一笑耳

与历史的对话

[不指定 2004年11月13日 15:52 | by skylook ]

与历史的对话


本文系本站站长刘骁所作,拙作不敢言美,仅博诸君一笑耳。
文章欢迎转载,但请征得本站站长的同意。版权所有:刘骁

刘骁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我打开了历史
尘封的历史
掸掸蛛丝与灰尘
作为一个今天的人
我是你的现在
你是我的过去

悠悠五千余载
不尽回首:
盘古开而天地清
炎黄合而立华夏
屈原说:
吾将上下而求索
然后投身于汩汩的汨罗江中
历史没有结果
一句话
却写满了三千年

春秋战国 秦统中原
南北并立 三分天下
唐灭隋而止于粱
元亡宋而终于明
我说:这是历史的更迭
历史说:没有更迭就没有促进

群雄逐鹿 火烧赤壁
长平凯歌 痛饮黄龙
诸葛亮六出祁山
康熙帝三证沙俄
我说:这是历史的鲜血
历史说:没有鲜血就没有领悟

鸦片战争 甲午风云
四狼宰割 八国入侵
一纸文而两地异乡
几和谈而分裂山河
我说:这是历史的悲剧
历史说:没有悲剧就没有觉醒

更迭怎能忘
鲜血怎能忘
悲剧怎能忘

翻过历史
深邃的声音
从骨子里迸发
赤色的旗帜
在大地上飘扬

炮声隆隆
霞光万道
我分明的听到一个声音
这声音近了,更近了:
“不在悲剧中觉醒,
就在悲剧中沉沦!”

巨龙腾飞 万象更新
长城内外 红旗飘飘
正其根而狂风不倒
洁其身而处墨不沾
我说:这是历史的崭新
历史说:没有崭新就没有辉煌

我问:什么才是历史
回答:自西极而东海
由亙古至长今
博恒久宇宙之极大
览瞬息方寸之乎微
此为历史
我明白了:
史如歌
史如烟
史如镜

人生一征途耳 其长百年
回首前尘 历历在目:
崎岖多于平坦
我感叹:人生如史
历史说:史如人生

我合上了历史
尘封的历史
掸掸蛛丝与灰尘:
人,
更应当向前看
因为今天的一幕
也将成为历史
分页: 21/23 第一页 上页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下页 最后页 [ 显示模式: 摘要 | 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