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幸福·感伤——我的大三生活

| |
[不指定 2006年1月1日 21:13 | by skylook ]

爱·幸福·感伤
——我的大三生活
□刘骁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一)


我想我又是提前把自己的大三“了断”了。写这段文字的时候我才刚刚过完大三的一半,而却几乎不假思索地标注上那个玩世不恭的标题。我想也许对于整个大学生活都要说再见了,以后的道路已经太过清晰,清晰得容不下一点梦的存在。
无论如何,这是无可改变的定数,是我必然的归宿,所以只有看到未来的人是可悲的。

拥有一种梦,留下一种方式去惦记。

我不知道什么时候起考研大潮便汹涌而来。我记得高考的时候我几乎是怀着极大的恐怖与兴奋的心情给南大天文系打电话而还是在最后选择了北航。而在几年后的今天我又再次选择了计算机。我对每一个见到的人说我会成为一个伟大的Programer,看着几十万行的代码,数着唾手可得的金钱微笑。
我知道梦想已离我越来越远了,也许有一天守望星空的时候我都不会再有怦然心动的感觉。我知道沿着这条路我或许会收获更多的满足却要承担无法计数的失落。
也许在以后的日子里我都不会再与它结缘,它就那么地从我手中无声地滑落了,只留下一个守望星辰的梦,在繁星盛开的深夜里一阵钝钝地疼。

但我知道我是属于那片星空的,那里就像是我的故乡,每离开一步就会异常地疼痛。

如果再有一次人生,我也许不会去上什么大学,我会拾起我尘封的木吉他和小凯他们在阴暗的酒吧里唱出震撼的姿势,清贫可是快乐;
如果再有一次人生,我也许会从很小的时候便开始打篮球,去拼搏没有镁光的球场想象无法企及的人声,最后在一个孤单可是近乎纵容的时候老去;
如果再有一次人生,我也许会去读南大的天文系毕业后上天文台,在寒冷的山颠日复一日的苍凉中感受坐井观天的幸福。

可是如果的美丽便在于它是不存在的,这我一直都知道。

(二)


我知道也许我将不得不与我在午夜球场上汗流浃背的幸福日子说再见了。

也许就在半个月以后我将在手术台无影灯柔和的照射下乐观地承受无比残酷而又真切的现实。我真的不知道以后会怎样,也许真的会像医生所说的我会在二、三个月后重返球场,也许更长时间,也许永远不可能再回来了。然而我还是必须去面对它的,因为这是我唯一可以企盼的力量。

其实无论从哪个角度我都是没有理由痴迷于这项运动的。我的身高体重都不够,速度弹跳等各项体能素质也一般,技术更是差得可以。可是我却无法抑制住拿到球时心底发出的澎湃的火焰。我渴望奔跑渴望飞翔渴望面对比自己高得多也强得多的对手。很多次当我面对不幸面对痛苦面对失意的时候我都会在黑得什么都看不见的球场上,站在有着汗水味道的潮湿的风中紧紧地闭上眼睛听耳边遥远的风声。
记得我曾经一次次地对小Q说,不论遇到什么困难,只要我还能打篮球我就会无比勇敢地活下去。我想起了说这话的时候我信誓旦旦好像江湖上猎猎风行的刀客。
今风、细雨、江湖… …我一下子就笑了,我忽然想起了以前看过的一张CD的名字就叫Dancer In the Dark,但我又觉得两者根本没有什么关系。

我听说世间的幸与不幸是平衡的,如果是这样我愿意去做一个不幸的人,只要幸真的能够降临到值得福泽的人的身上。

而写这段文字的时候时光已经哗啦啦地流过了几个月。我已经坦然地接受并且可以对着球场上依然奔跑依然飞翔依然呼啸的孩子们微笑了。看着空气中闪烁着太阳光芒的水分子,笑容里有一丝潮湿的痕迹。
有时候我会想就让这一切结束也好。美丽是短暂的,但美过一次我已经足够了。这是Dolly告诉我的。
如果圣诞钟声真的能把美丽的愿望带入天国,那么我唯一的愿望就是——我想打篮球。

在那苍茫都市
我的心像破碎的街
那霓虹的灯光啊
在我面前华彩依然

可是我也会有梦
在那爱与恨之间
不要说我的
心与世界已慢慢走远… …

(三)


我会陪你一世的苍凉与繁华
可是我不知道我们的心将守候在什么地方
有时候抬首望空感觉曾有的一切如烟云飘散
所以在你身边我也会觉得孤单
当烟花散尽过往不再重现
我们笑过了哭过了忘记的昨天

接到她的电话着实有些意外,我从图书馆一直跑出来然后听到电话里她从现场特地传过来的伴着嘈杂声音的《一生有你》。最后那段钢琴声还没有放完的时候信号却莫名其妙地断掉了。当时我举着手机站在冬天的风里忽然想一下子哭出来。
我长久地怀疑自己已经不会感动了,世间的繁杂已经腐蚀了我日渐麻木的神经。然而我还是被刺中了那颗柔弱的心,我发现有一些泪水那么顽固地根植在心里,有一种叫做爱的东西竟然经不起一点触摸。

有人说经历了太多悲欢的人看待尘世的时候会有一种沧桑的味道。
我真的不知道当年华无情更改的时候那点年少时的多愁善感会不会是最后沉淀下来的东西,也许世间匆匆流过的韶华会剪成光与影的色泽在生命的尺度上刻下经久不变的年轮。也许曲终人散之后离开的离开,忘记的忘记。然而旋律最好的时候,感谢上天让我们在一起。
如果可能我愿意把这些仅有的爱、幸福、感伤留在心底慢慢沉积成地老天荒的模样,沉积成白发苍苍时偶然滚过眼底的一抹微笑的红尘。
如果可能最后一次说爱你——

真的爱你,但我也怕受伤害
——原谅我不能告诉你;
孤单的时候,安静地想起你
——还有你微笑的脸庞;
如果你走远,也要到我看得见的地方
——别让我用泪水启程;
也许有天我终于不再回来,悄悄地告诉你
——你的幸福是我一生的缘… …

(四)


我发现我终于还是需要音乐的,即使我已不停地躲避。也许仅仅因为我怕从音符折射出自己疲惫的心和忧伤的灵。
我想我们的生命是无法缺少音乐的因为它有我们的回忆、我们的美好和我们不愿失去的爱。

每天我都把MP3挂在胸口,背包里有数不清的电池。轻抚着它红色的外表,每次我把新充好的电池放进去的时候就觉得好像怀着巨大的恐怖和激动的瘾君子看着可卡因一点一点地注射进自己的静脉然后一脸怅然的满足。
穿过落叶满地的绿园或者行人匆匆的教学区我会向每一个遇见的人安静地微笑而不管此时耳机里是快乐的明媚的忧伤还是喧嚣的绝望的呼喊。
我忽然想起了在去年我一直频繁地听到一首叫《自由蓝》的歌。在这以前我一直以为水木年华的所有歌我都收集了,可是这首我居然一次也没有听过。它太好听了,我在电视上电台上听了太多遍都没有听厌。可是我去买专辑的时候却发现根本没有这首歌,上网找也没有,甚至ZHZ都不知道。而后来我也再没有听到过一次。直到现在面对着抄下来的歌词我都觉得一切好像一个亦真亦幻的梦境:

当烟火照亮我生命的夜晚
我想抓住每个心动的瞬间
让爱情点燃我生命的灿烂
我不想在平淡中老去时间

我飞向那天蓝
从心底呐喊
没什么能阻拦
我靠近你身边

如果我做错
请把眼泪赐给我
就算我坠落
请相信爱不会错… …

FAN说,其实世间的种种往往是可遇而不可求的,而且往往都要讲求一种缘分,对一首歌如此对一个人也是如此。
于是我就在这样一种伤感的情绪里一边体会着那个可遇而不可求的真理,一边继续着我有音乐陪伴的每一个清醒的午夜或者清晨。

(五)


我总是告诉自己,就算有一天我们不在一起了,也要像在一起一样。

今天终于下雪了,这是这个冬季寒冷的北京的第一场雪。我在图书馆出来看到漫天白色的飞舞有一种恍如隔世的幸福。
白雪遮住了都市本应的喧嚣与繁华,银装素裹的世界变得和家乡没有什么不同。于是我特别惬意地踩着松软的雪花,看年华无声地留下一串串久违的脚印,看纷纷扬扬的白色将新的痕迹重新掩埋。

很久以来我都对自己说,你永远生活在这个浮华的庞大的梦里,你的生命就是从一场繁华飘到另一场繁华或是从一场孤独飘到另一场孤独。你会一直不停步地找寻,然后忽然有一天醒来醒在自己深深地疼痛里。
我想我会终归从这些梦中长大,把所有伟大、渺小、汗水和泪水都在时间的轮盘上荡涤成忘记悲欢的云烟。在冬日的彻骨中,我划亮我孤独的火柴,祈求着片刻虚幻的温暖。
于是在我的记忆里总会有一大段一大段飘着白雪的空白,经久不会消散。

而这里总归是冬天,住着一些好看的人还有一些高高在上的爱。而我就站在北航的校园里站在被我无数次走过的广场上,看我身边川流不息的人群,一切好像溯着时光的河流蜿蜒而来的梦,而我在2005最后的日子里却怎么也不肯醒来。
最后编辑: skylook 编辑于2006年4月28日 21:13

成长 | 评论(4) | 引用(0) | 阅读(10216)
维尘
2008年9月22日 21:08
只是一个过客。。。无意中进来你的博客,看到你写的文,有点波动~~理想与现实总是有很大差距的,不过,生活总会是美好的~smile
avril
2006年4月16日 20:22
嘎嘎,就是前几天上网的时候,突发奇想,想看看初中同学都干嘛呢,就在百度里面键入几个同学的名字。那你肯定是skylook啰,里面好几个结果,我都浏览过了,呵呵呵
avril
2006年4月9日 14:23
晕,没加上颜色,你帮我修改上去吧
avril
2006年4月9日 14:17
[color=green][/color]刘骁,你让我感觉你好像要怀着淡淡甜蜜与惆怅微笑着静静死去。。

为什么要这样 如果你喜欢天文,为什么不成为一位伟大的天文学家 如果你喜欢你的木吉他你的篮球,为什么不能在拾起来 如果你喜欢她,为什么不能告诉她呢 为什么不能坦然面对自己,坦坦荡荡面对自己的痴迷 是什么阻碍你对应得的幸福的追求 是真的有不可抗拒的理由 还是只是你自己为自己建了牢笼?

不要这样对待自己好吗?地球不会因为谁的逝去而停止转动,就像别人不会因为你的不幸而更加幸福,如果你不幸,这只会让你的家人和爱你的人们心疼
刘骁,不要怪我说你,我感觉你现在给我的感觉是自闭的,一些自卑,一些自恋,一些诗人的酸气。也许你说我不了解你,的确吧,初中毕业离现在也有六七年了。。如果我说的不对,请你理解我只是希望你能开心一些

我并不比你少一些怀旧,我喜欢听非流行音乐,很多都比较blue,后来发现上自习听这些歌我老是走神,就不带mp3上自习了;我最经常梦见的人就是初中同学,我也不只一两次梦到你,再也没有哪段时间比那个时候更纯净更无忧无虑了,我喜欢叫你大猩猩是因为我还记得当时很爱和你打闹,总是吵架,害得你都受不了不愿意和我坐同位了,呵呵,以前你不是现在这个样子,虽然也会怪里怪气的笑,但是你每天都是很高兴的;现在和你碰面我也是话多的,因为我害怕你们这些初中同学都不理我了,天知道我现在在大多数人面前讲很少的话,除非好友和敷衍的话题。上大学了,碰到的初高中同学都有很大的变化了,有些变得让我觉得很陌生,我有些失落,但是我没有办法改变什么,没办法总是伤感,我只能忙我自己的事,把我想做的事都在这辈子办完了。人这辈子就是活个精神头儿。。

和你说说我们那个广告学老师吧,他讲课很棒(我上次发短信和你提到过)活得也非常潇洒,他好像39岁吧,每周就给我班上一堂广告学,很少去办公室,他说他很讨厌没事老在办公室里待着和别人勾心斗角的,他基本成天处于没公务状态,这样可以搞些自己的东西还能赚外快,这样不仅时间上很有弹性,而且每月都能拿到5、6千,他还天天下午去学校里和学生们打篮球,然后接他孩子。他和我们学生关系很铁,我们都很喜欢他。你可以考虑一下这种潇洒。。

啊又说了好多话,总之,你在我心里一直是很棒的,相信理智的人都是这样感觉的,(嘿嘿,我也自恋了一把~),少看点那些“令人愉悦的忧伤”的东西,多接触人,不要太自卑,不要太自恋,多流汗,少流泪,尽量让自己开心起来吧。
love
管理员 回复于 2006年4月10日 17:12
我终于猜出你是谁了,可是你怎么找到这个页面的呢?
不过你误会了,我的文章可能多偏于这个风格但是现实中的我其实并不总是这样的,文人么就是比较酸sweat
至于理想追求么,现实往往不是这样简单的,有的时候不是我们不愿而是我们真的不能,所以我更希望这些都当作文学作品来阅读吧。。。
PS:刚刚发现这个Blog没有办法编辑回复cry
分页: 1/1 第一页 1 最后页
发表评论
表情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打开HTML 打开UBB
打开表情
隐藏
记住我
昵称   密码   游客无需密码
网址   电邮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