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笑的画面

| |
[不指定 2005年5月2日 15:36 | by skylook ]

微笑的画面


——大一生活追忆


□刘骁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其实这个时候来写我的大一已经有些晚了,因为大二的时光都将过去。然而倘使现在不写下那时的一些人和一些事我便会终将忘却,进而会疑心自己是否真的有在大一活过。
之所以特别地要补述这段经历,基本上的原因大抵是那时的生活与现在是不同的,尤其是特别地要声明的一点是,我的大一是在大学城度过的。
一言以蔽之,那时的生活与现在相比或许颇有不足然而还是很积极地、很乐观地,稍微苟且一点,生活中一下子便充满了阳光。
1
我要再次特别地声明一下,我的大一是在大学城度过的。
上大学前的最后日子里我们班一道上北航的三个同学拿着通知书奇郁闷,然后聚在一起的时候对外宣称“很好啊很好啊”对内狂骂学校心狠。在然后开了学,大家一起背上书包快乐地上学去。
大一的生活就是这么开始的。
大学城其实不大,北航租了最外边的B-B和B-C两栋教学楼。宿舍楼有几个我也说不上来反正那时是3号楼,我住522。刚一进宿舍的时候我对每个人点头微笑然后问你好啊学什么的呀,得到的回答都是学信息的学信息的你学啥的。我就挨个告诉他们我是学物理的学物理的。我还想问对面上铺的,但那人裹在蚊帐里不动弹。于是我就把包放在床上觉着咱不会是走错了吧。
第一天很忙碌办了无数个证,跑了若干个地方买水卡、澡票而后还要在各种不认识的人拿着的各种莫名其妙的单据上签字,最后一个女的胖胖的戴着眼镜拿张名单让我签到我就很晕地问:您是楼管吧,问一下哪有网吧啊。那人就沉默了一下,然后推了推眼镜,很严肃地说:我是你们辅导员。
晚上的时候和老妈老姨她们吃饭。一想起来明天她们走了就得食堂了我就吃得格外卖力气。饭后我打电话给HEW他说干嘛呀你我忙着呢。我就收拾东西,有人发张单子说有英语分级考试,我说算了吧,反正我是养鸡专业户。
很早就熄了灯,因为都不认识,也没有说话,月光照进来想起就这么离开家了,忽然就觉得伤感。
这便是大学的开始了。
2
刚一上大学就强烈地不适应,尤其不适应学习。我记得第一堂数学分析我大眼瞪小眼两个小时听下来啥也没听懂。后来我们迅速地意识到了占座的重要战略意义。我那时觉得最牛的是经管的占座团队。不论我多早来到教室前三排一码齐刷刷地排满了绿皮的学生手册。我当时很迷茫地,但又不好意思坐到前三排去只能拣个小角落伸着脖子上课。我还是很聪明的至少那时候觉得,因为我虽然坐到角落里但这一次坐左边下一次便记得坐右边,不像有些大哥就死盯着一边坐,后来脖子歪了再也扭不回来。
但占座的功夫还是见长了,准确地说是长见识了。
我们物理系虽小,但22班居然也组织了一个团队标志便是红皮的奖学金手册。我在21班独往独来拿着一个破本上书“叶挺独立团”居然也逍遥了好久,只是那个本后来占大化的时候被人家把皮撕了仍在地上特别难看。
我后来知道占座是要提前一天的。
但拿书占座的还不算什么,最厉害的是XX系的人家看经管的一排书来气干脆一卷卫生纸从桌子这头滚到那头一下一排。我看了就觉得很无奈,然后便是不屑,最后我还是独往独来地占座。
3
我现在想起来觉得我在大一的时候还是相当努力的起码不像现在这么堕落。
之所以努力其中一个原因是听说作为象牙塔里的大学生有责任“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第一次听到这话是在理学院新生欢迎会上,那时觉着这话很铿锵的听着身上就有劲了好像。再者最要紧的便是这铿锵的话后面念学生条例才忽然惊觉一旦考试不过便要补考,补考不过便要重修,重修那么几把就可以卷包回家了。然而领导说咱们理学院的课又多又难倘稍有不慎便红灯一片夕阳无限好。我心便惴惴,于是这学便上得格外努力起来。同宿舍的BIN说他们高考的时候老师说大学就是天堂了,现在才发现是个多么美丽的谎言啊。
大一的时候似乎大家还是主要奔着“修身”努力的,而后便都顿悟了“齐家”才是无上的真理灼灼闪光,而这个时候我还是在“修身”。
所以我一直都还算是个奋发有为的好青年。
4
我得承认我的“奋发有为”是与YUAN分不开的。YUAN是我们宿舍里唯一的一个和我一样学物理的,这让我在开学的头几天对没有走错宿舍充满了信心。YUAN特别的健谈,据说他是辽宁省那个很厉害的实验中学的,那个学校之牛B于我是早已如雷贯耳,因为我们高三的时候就已经做遍全国各大名校名卷,北方的那几个更是不肯错过。我就很模糊地看他觉得这个肥沃的人忽然高大起来,几乎便要仰视了。
我们在大学城时由于教室太多了所以每个班都有一个固定的教室作为自习的地方。我们21班就是据说经常丢东西的BB414,而YUAN总是坐到我的前面。他学习极刻苦且富有激情,而我则总是愁眉苦脸长嘘短叹的。我总是希望比他学得多比他学得好。但我还是只能很无奈地看着他每天与老师争论得面红耳赤与几个很牛的同学钻研很深奥很深奥的题目;看着他头上渗出汗来面前的草纸一张张地团起来又一张张地扔掉。
我很有兴趣的就是他怎么这么地有激情这么地喜欢学那些我一看就头疼的数学分析、线性代数、力学、热学;还有我奇怪的是他怎么地就这么地跟我一个班一个专业跟我一个宿舍。我看他学习就有莫大的压力,就觉得被督促着、赶着活得越来越累。
有时候我在有阳光的自习室里暖暖地睡过去醒来的时候压在下面的书湿湿的。
我就很无奈地问YUAN,你怎么没有睡过去?
——因为我知道我在做什么。
你怎么就那么地有激情?
——因为我需要有更多的动力。
你什么时候又做完了那么多页的大化习题?
——在你睡着朝着太阳流口水的时候。
我就很妒忌并且无奈。然后我做出微笑般清纯的表情说:
——那你把你的笔迹给我看看
——那你把你的作业给我看看
——那你把你那本参考书给我看看
他就很慷慨地一本又一本拿给我。
我都不知道在我那小小的心灵里面怎么会有那么强烈的妒忌心理,然而我还是表面上与他谈笑风生,还是时不时地问他刁钻的题目并且盼着他偶然地回答不上来。他终于还是会朦胧地感觉到这些异样,尤其是我忍不住嘿嘿坏笑的时候。
于是我们表面上铁得不得了,内心却藏着小小的阴影,渴望在每一个小小的地方给对方一个小小的伤害。于是我们谦恭着彼此的微笑谦虚着彼此的虚伪——更多的时候是我的虚伪。
虚伪是戴着面具的舞蹈,这是哲人说的好像。
虚伪是最阴险的真诚,这是我说的大约。
我都不知道怎么会在那个大一本应纯洁而简单的心灵里隐藏了这样恶毒的思考,怎么会在那样年少天真的笑容里面夹杂了最初的阴柔与残忍。
我现在都不明白。
5
我特别想说一句很费解的话——没有音乐的日子是很快乐的。
这话我说出来但还是觉得很没有道理。大一之前的日子是没有音乐的几乎,大一的大部分时间也是没有音乐的,但那些日子都挺快乐。
我想也许其实那些日子不是没有音乐而是没有思考的缘故。
没有思考的日子是快乐的。
上帝说:让他们去思考吧,于是人间就有了无尽的烦恼。
我最初的思考来自于同宿舍的ZHZ。那时有一次大学城的各个角落都贴满了“水木年华——李健”演唱会的海报。我那时根本不知道水木年华这个名字,但ZHZ就知道并且疯狂。他不仅买了38块钱一张的门票而且还拿着有李健签名的海报到处炫耀。
我很不屑但ZHZ特别认真而且他不久就从家里拿来一把吉他。我那时还做着横笛考级的美梦所以每天下了课我就吹笛子他就弹吉他而且唱歌。他弹吉他特别好听我有时吹着吹着就停下来听他弹。
他唱完一首歌,然后问我“好听吗?”问的时候他把头低下来长长的头发遮住了眼睛。
我很沉醉,就说:真的好听。
这就是校园民谣,刚才是水木年华的《中学时代》。
我就很震惊,原来水木年华能有这样动听的歌,而那种歌声中缓缓流淌的对岁月对人生的思考和那种难以言表的淡淡的忧伤让我不禁怦然心动。
这就是音乐的力量罢,我想。
但很遗憾的是他只会三首歌,所以我就疯狂地买来水木年华的磁带来听。我听了一遍又一遍每以遍都被那种淡淡的忧伤所感染。并且,在那盘后来被人偷走的叫做《水木年华3》的精选集中我听到了迄今为止仍然是我认为最动听而且最感动的歌——《一生有你》:
因为梦见你离开
我从哭泣中醒来
看夜风吹过窗台
你能否感受我的爱

等到老去那一天
你是否还在我身边
看那些誓言谎言
随往事 慢慢飘散

多少人曾爱慕你年轻时的容颜
可知谁愿承受岁月无情的变迁
多少人曾在你生命中来了又还
可知一生有你我都陪在你身边

……

我那时深深地陶醉,但我更多地是陶醉于旋律之中。直到后来经历过见证过看到了更多才忽然明白了这淡淡的忧伤后面是怎样心碎的代价。
年华易改,风云流过,世事无情地变迁。如今提笔写我的过去,再想起了这首歌,一刹那、一晃神,干净的木吉他伴着轻和的鼓点,水木年华忧伤的声音缓缓而来。想起逝去的忙碌与繁华,想笑,眼中却渐渐噙满了泪水。
6
遂翻开那发黄的扉页
命运将它装订得几位拙劣
含着泪 我一读再读
却不得不承认
青春是一本太仓促的书

我是不大会想到苍老的,因为在上大学以前我一直认为青春是挥霍不尽的财富日子也是没有尽头的。而忽然想到苍老这个词就是在大一。那个时候越来越多地听到别人说“唉,老了”这样的话。我是不屑的,晚上打球的时候我把球拍得嘭嘭响起跳上篮上得大汗淋漓,觉得自己不是好好地么,哪里会有老去。
而生活不是像打篮球这么简单的。我每天撕下日历的时候还是觉得时光在流逝了。它一直精神抖擞地朝前跑,而我在后面紧赶慢赶越来越疲惫。
于是时光的精神抖擞和我的紧赶慢赶中我踉踉跄跄地来到了大学。我开始用剃须刀划过下巴上臃肿的泡沫然后留下一层青色的痕迹。我开始不声不响地编织自己的故事,有了自己的秘密。
郭敬明说:我要这么光芒万丈地活过我的一生,我要有好的车子好的房子有好的老婆。
以前看这话就想笑,现在觉得人生也便是如此了。其实我想说我就不会苍老,我等到70、80、90岁的时候还要在有网的篮球馆里气势汹汹地打篮球一场盖十个冒。但我知道这是不可能的。
我便常常思考,苍老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苍老是从我想到苍老的那一刻开始的吗?如果是这样,我一生都不愿再想起它。然而这个问题忽然就没有答案了,因为我仍然踟蹰于自己的忙碌中,成长也还会继续。
成长便是一个不断爬升的过程,然后在某个顶点一下子跌落下来,摔得鼻青脸肿,说:喏,这便是青春了。
7
这么长的文章我都是拉拉杂杂地在写拉拉杂杂地打出来。我从来都没什么主题,就是把一些不相干的话粘到一起,从头到尾编上号然后说这是散文。
写这些东西都是为了纪念或者忘却的,写了以后我都不一定会有时间抽出一份心情来读它。
有的时候夜深人静我会翻出一些过去的记忆品味起来;有的时候我会拿出相机照下我走过的路和看过的天;有的时候莫名地高兴起来快乐起来就像有的时候莫名的沉默。
于是我和我的笔、台灯一起听了无数个晚上寂寞的雨声。
于是那些我熟悉的候鸟总是在这个春天从遥远的南方成群结队地回来。
于是我们背着包袱固执地投奔在各自不同的命运中匍匐在各自不同的伤痕里。
然而无论如何,我总是认真而努力地生活过了。
伤痕爬过流年,理想慢慢走远,在每个阴冷清晨想到的忽然,成为我最值的微笑的画面。
8
浮生若梦
我爱
何者是实
何者是空
何去何从
9
我停下笔。
这是我第二个纯洁的梦,我在这个梦即将醒来的时候写下我大一的一些人和一些事,然后微笑而模糊地站在一边等着看着他们像冬天的雾气一样慢慢氤氲;等着看着他们在永远无法预知的未来里,还会不会回来。



成长 | 评论(2) | 引用(54) | 阅读(9541)
ID.Zeax Email
2005年5月7日 17:44
不错~~不错~~~
这里的文都不错哦~~赞一下

以后俺就来这里安营扎寨了~~嘻嘻
管理员 回复于 2005年5月9日 16:44
谢谢支持:)
2005年5月2日 22:42
goodgood我喜欢,不象上一篇那么伤感
管理员 回复于 2005年5月4日 20:24
呃。。。我是写实的经历过什么就写什么有什么样的感情就写什么样的感情,没有刻意地快乐也没有刻意地伤感:)
分页: 1/6 第一页 1 2 3 4 5 6 下页 最后页
发表评论
表情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打开HTML 打开UBB
打开表情
隐藏
记住我
昵称   密码   游客无需密码
网址   电邮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