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日子,我静静的走过

| |
[不指定 2005年2月4日 15:48 | by skylook ]

那些日子,我静静的走过


□刘骁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秋天的时候,树叶悄悄的飘落。我在棉大衣包裹的寒风中瑟缩着岁月和铺着碎石子的曲折的道路。在特别有风的日子里一个人冷冷清清的在绿园里穿过就会有种莫名的伤感。这些感觉本不应当属于这个年纪的我的,然而轻轻翻过日历的时候,时间还是匆匆忙忙的把已度过大学一半生活却还在人生路口迷惑张望和慌张的我毫不留情的抛弃。
我的大学是什么呢?

很黑很黑的夜里我会一个人在篮球场打球,汗水顺着头发忽然流到眼睛里会有种特别艰涩的感觉。我不知道自己爱不爱篮球,然而我打篮球比我任何的必修课出勤率还要高——然而我必修课大都会去的。我对NBA毫不知晓,几年不见得看半场比赛。我不认识大多数连不会打球的人都津津乐道的Star。然而我还是喜欢篮球吧,也许只是喜欢飞翔、奔跑和球擦过篮网的声音,也许只是喜欢那种特别宣泄的感觉吧,我也不知道。

时光慢慢滑过的时候你会忽然明白其实没有什么是不会离开你的。

KEN曾经说过:时间会抚平所有的伤痛和擦干所有的泪痕,然而遗憾的是你从来都没有时间。我疑心这是他特别的哲学因为他说这话的时候总是很回味的样子。他常常说起,我却总是记不住。但偶尔想起他偏着头回味的样子就会莫名的一下子笑了起来,并用手使劲的擦眼睛。

我觉得我迄今为止最有成就的一件事就是从大一到大二我都是在自习室中度过的。不得不承认的是学校的环境确实比大学城残酷然而对于我等占座高手而言每日图书馆仍会有我一席之地。有时候在图书馆的阅览室里面学着学着就睡过去了。醒来的时候仍然看到周围面无表情匆匆走着或是坐着的人群。偶或几次自习上得晚了,在夜色深沉中披着星星爬回宿舍,冷风吹来,忽然想起日子就这么过了,鼻子酸酸的。

我在人生的考场上交了白卷却仍然能够把现实中的examination填得满满的,奇怪。

莫名其妙的特别喜欢水木年华的歌,也就因此爱上了一种叫做校园民谣的东西。JOCY是这方面的专家,我就问他为什么校园民谣总是一种淡淡的忧伤呢?他想了想说:大概生活就是这样吧。
JOCY在一个学期之内轮番进攻了5个girl让我极为不齿。最后一次他放下电话说他以后谁也不理了,真的。我那时忽然觉得他挺可怜,但究竟是不屑,虽然我觉得至少比我强的是他还有那么一点勇气。

日历一页一页撕下来的时候不一定会在意,忽然在意起来已经没有几页可撕了。

那天上自习觉得人特别少的,回到宿舍才记得是Christmas Day大家都在外面疯我连钥匙都没带。我一个人在雪地里走的时候给好些Old & New friend发短信。我很少发那些大家都看过互相发的,因为我觉得花钱把别人的感情再发给别人总归是件不划算的事。我把自己认认真真写的一条又一条的短信发出去的时候断断续续收到的却总是一模一样的东西,我觉得特别搞笑就忽然把手机关掉了。当我把快要冻僵的手放在宿舍的暖气上的时候就想起了一句话:快乐是他们的,我一点也没有。

然后就快到期末了,期末就只有自习了。

有一次到图书馆六楼上自习,对面一位大哥在不到一小时的时间里吃了不下三个桔子、一包饼干还有一袋锅巴。当他终于心满意足的从书包里掏出一罐可乐的时候我开始用一种特别难受、费解而且扭曲的表情看他的眼睛,当他终于注意到我的时候我对逐渐侵占了我地盘的桔子皮、包装袋叹了口气,就又低下头去了。

师哥说过一句话特有味的是:如果你没有什么特别的理想或者特别有趣的事来做,那么就不如找一件你认为最恶心、最无聊的事情每天都做比如学习。还有时候想起鲁迅叔叔说的: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才是尽头啊。

觉得大学城也挺好的,虽然它永远也不会像学校这样更像一个大学。至少占座没这么残酷。虽说我自称占座高手什么大江大浪的没见过,但考期有一次占座可把我吓坏了:场面简直可以说是称得上是震惊——据说有人提前一个小时就站在阅览室的门口排队。那个时候我疑心他们把占座、自习与抢劫混为一谈,我觉得没什么希望的时候就会不屑,然后转回头对自己说才看不起他们呢。

没有什么比考试几天更刺激,尤其是7、8门课隔一天一科的你就知道什么叫大起大落,什么叫是非成败转头空了。呵呵,人生真是有意思哈。

剩最后两门课的时候我对YHY狠狠的说:等我就忍着就忍着把所有的学都上完了所有的试都考完了我就再也不要看书再也没有学上了。说到这的时候那个家伙一下子就笑了起来,大胖脸上小眼睛一下子就挤没了。我就拿着盆到水房洗衣服,水哗哗流下的时候我忽然一想如果哪一天真的没有学上了,我又似乎好像一定会哭的。

不谈考试了,没意思。

时光慢慢抛弃我的时候,我把回忆静静的珍藏。

很匆忙的回家才赶上了同学聚会,可是才到了没有一半人口,能喝的都没来我就觉得很庆幸。不过不论酒有多么稀都会有人把眼泪留在里面。我们都当作没看见。觥筹交错的时候碰了杯大家一下子却都说不出话来,站在那里特傻的感觉,我就眼睛模糊的眯起来,酒咽在肚子里凉凉的,想笑。

那些你以为永远都不会忘记的东西就在你念念不忘的过程里被你忘记了。

忽然记起了以前写过的一句话:有些事情你一生都只会记得两次,第一次是你觉得还早着呢不着急;第二次就是已经什么都来不及了。

不论你过得充实还是空虚,快乐或者痛苦,反正青春一下子就过去了。

前天和HEW、FAN、HUHU一块在大街上手插在兜里顶着风走,我说等我们70岁80岁90岁的时候还要在有网的篮球馆里听篮球嘭嘭拍地的声音。我们都笑了。这时候一片树叶掉下来,我仰着头看天觉得到处都是蓝的,好高好高。就是,奇怪了,怎么没有找到太阳呢?

成长 | 评论(1) | 引用(0) | 阅读(5619)
bingyan237 Email
2006年4月16日 10:42
很喜欢!
分页: 1/1 第一页 1 最后页
发表评论
表情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打开HTML 打开UBB
打开表情
隐藏
记住我
昵称   密码   游客无需密码
网址   电邮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