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书墨为伍的日子

| |
[不指定 2006年10月10日 16:53 | by skylook ]

与书墨为伍的日子
□刘骁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少时不喜读书,母亲便送我到谢先生那里学书法。
按母亲所说,谢先生应算是个“能为”的人。但在我的观念里,大凡“能为”的人,行事总要有些特异的。果不其然,别人习字都是从横竖的笔画练起,先生的第一课却是悬腕——持一支没有蘸墨的笔悬在离桌一尺的地方,不到半时便已叫苦不迭了。先生却说古代的书家还要将砚台悬在臂下以成稳重之功。而稳是出自内心的平和不是狂躁的气力所能支撑的。
那时我年方十四,这番道理自是含混而臂上的酸痛却是分明便总央求休息片刻。先生许可后我仰在他的长椅上,不禁注意到桌上一幅镶着木框的小楷——“于事宽阔与世从容”,不知怎的就很喜欢这幅字。先生指着说,这是颜体,颜筋柳骨是书法的正基。于是初学的我便从颜体练起,日日习练,从横竖撇捺的简单笔画到部首偏旁终于到了整字。
整字的时候先生让我练的是《多宝塔碑》。其时于我练字已然是种习惯了,除了在先生那里学还在家里练,宣纸太贵便用报纸,没有墨汁便蘸上清水。临帖日久,渐渐感觉出颜体中每一笔都有凛烈的气息,仿佛要从纸面上铿锵出一股浩然的味道来。我有次谈起这一体会,先生却说大非,寻常人看颜体只能看到刚硬遒劲的意却忽略了宽阔从容的境。那是在奸相当道祸臣排挤之下的宽阔,是在国难当头捐躯赴义之时的从容。是以好的书法要有三个层次:其一是形,于间架结构之中表现字的美感;其二是意,要在每一笔每一划中传递出所要表达的内涵;其三是境,在书法中寄寓人生的境遇和哲理,教化于己也让欣赏的人通达出一种新的境界来……
我咀嚼起先生的话目光不禁停留在那幅“于事宽阔与世从容”上面,忽然之间在我年少的心里,人生仿佛一下子明亮了许多。
那是我最后一次在先生那里学字。

以后我忙于课业,习字由日习渐渐变成周习、月习,上了大学后又兼了些所谓“社会”的工作,就干脆放下不练了。
最后一个暑期回家的时候母亲告诉我说谢先生已经因工作调动到省城去了,临走之时留下一幅字并且特意让母亲叮嘱说我是有书法的慧根的,要常常捡拾起来千万不要就此搁下了。我不禁苦笑——如今已临毕业,日日为考研、出国、保送、分配盲目地奔走,为一些无关紧要的利益与人固执地争论,什么时候才能有这份闲心呢。接过先生的字,我颤抖地展开,看到那熟悉的“于事宽阔与世从容”,想起迷茫的未知的途,不知怎的竟要流下泪来。

也许有天我会想起那些与书墨清香为伍的日子;也许我会再次拿出先生的字吟哦起来;也许我还会在某个有阳光的午后蘸满一砚的墨汁用有些掉毛的笔慢慢研磨——然而相信,无论如何,那时都将是一种新的境界了。
最后编辑: skylook 编辑于2006年10月11日 13:19

Tags:
成长 | 评论(1) | 引用(0) | 阅读(5498)
綦司南 Homepage
2006年10月21日 21:04
瞅瞅人家,这才叫写文章,咱那叫啥,最多也就是说事.
分页: 1/1 第一页 1 最后页
发表评论
表情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打开HTML 打开UBB
打开表情
隐藏
记住我
昵称   密码   游客无需密码
网址   电邮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