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了,我的2008

| |
[不指定 2009年1月1日 23:10 | by skylook ]

别了,我的2008
□刘骁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一刹那,一晃神,我的2008就这样过去了……
——题记


1


总是很怕用这样的口吻来写一篇回忆性的文章,不知为何提起笔来就有种“很黄昏”的感觉。Yaya形容我的文章时说“好像要怀着淡淡甜蜜与惆怅微笑着静静死去”。我当时看到她的留言愣了足足有5分钟。

Yaya现在在哪里,我真的不知道。也许是纽约,也许是芝加哥,也许是华盛顿、西雅图、底特律……总之,我不知道。差不多两年以前的这个时候,她曾经发很多照片过来以显示她在美国活得有多滋润并且和我MSN上说话也一律用英文。我当时嘲笑她是假洋鬼子,并且每次说话不到3句就绝对会以一句“I'm busy preparing for the post graduate examination”结尾,然后是“Bye-bye”,然后下线关机。

2


关于“preparing for the post graduate examination”这句话我差不多说了两年,从2006一直说到2008。期间我身边的人一小部分考上了,一大部分放弃了,只剩下一个我还在坚持。很多人都觉得我这么一个学物理的坚持不懈地考北航最难考的计算机一定不是疯了就是特别有理想。但事实上我哪个都不是。

2007年第一次考的时候我完全不知道为什么在考,一定要追究起来似乎仅仅是物理学起来太难了。2008年我第二次考的时候目标倒是相当明确,不过那个目标是把第一次输的赢回来。

所以可想而知,在这样有些变态的两年里记忆绝对是经不起推敲的。几百个日夜里,我几乎遵循着同一个刻板的作息规律:早上7:30起床8:00到教室一直到晚上11:00去漆黑的篮球场打篮球。回去12:00睡觉。那些日子里我总会莫名奇妙地忘记很多事,总觉得有什么人在和我说话,总觉得丢掉了什么东西。

就像一个人的某段记忆因为事故而凭空消失了一样,那种感觉真的是陌生的,很“撕裂”。
当2008年6月我去研究生院拿到录取通知书的时候,忽然一下子就哭出来。不是因为终于艰难而勉强地如愿,而是因为那个只有两页的通知书实在是太轻了,太不值得了。无论如何它都无法在天平的另一端平衡我两年生命的重量。

3


忽然想起我很多曾经的朋友都已经在国外了,Yaya,老关,老高……甚至FAN。这对于我这个从小到大最远只到过通县的人来说几乎是不可想象的。他们一个个从我的身边离开,让我的周围从喧嚣变得宁静。

3月12日,FAN走的时候我正在忙着面试、找导师、报志愿,没赶上去机场送他。当我终于带着笑木了的表情从导师的办公室出来的时候正好接到FAN打来的电话。我诉苦说“我报志愿找导师跑了一上午,都没来得及赶过去”。他像以前一样大大咧咧地说“没事儿”。就好像当初我们忘记了他的生日或者约好了时间吃饭却又迟到了半个小时一样。

随便聊了几句,FAN说飞机快起飞了,先挂了,总之你一个人好好地吧。我赶紧说“好,那你注意安全,到了澳大利亚别让袋鼠踩了啊。”

挂了电话我想起FAN去年毕业时说过的话,他说他的生命总是会被很多事情分割成很小很小的距离,每段距离中都会有很多的朋友。然而在下一段距离中又总会变得一个都不剩下。FAN向来是以最玩世不恭的态度对待生活的,所以他说出的哪怕稍微带点哲理的话我都记得。我疑心这是错误的,但我又无法反驳,因为我当时并不知道他的那段距离在哪里,那段距离有多长。

然而现在,我却已经渐渐明白了我的距离了。在我忙忙碌碌来不及珍惜的时候我的身边也会聚集着很多同样忙碌得来不及珍惜的朋友,而在我终于停下来可以思考的时候,他们中的很多人也都停下来、思考,然后走到另一条平行线上,走进下一个和我永不相交的距离里。

我想,这就是所谓的缘吧。

4


在我终于停下来的时候,有些人依旧义无反顾地走下去。其中就包括Bin。

如果说我跨专业考北航计算机是“疯了”的话,那Bin跨专业考清华计算机就是“绝对的疯了”。所以可以想见的他取得了两次让人可惜却又毫无争议的失败。我相信Bin是没有我这种“固执的变态”的,所以当我看到他复习的书桌上摆着那个女生照片的时候,我只能把这种长久的浩叹埋在心里。小Q说Bin是性情中人,可以执着地、义无反顾地甚至毫无意义地为一个人付出,所以是可交的。

如果是两年前,我或许会为这种执着所感动,但现在我却只感到凄凉。是的,那种属于他也曾经属于我的凄凉。我其实很想告诉他说,在这个世界从来就没有过什么付出就要换得回报的逻辑,只有有理由的付出才有可能得到回报;而没有结果的付出,再怎么看都是没有意义的。

2008年,我把这句极其形而上学的话告诉了很多人,并且欺骗自己相信它。

我知道我会成功的。

5


我们的生命就是这样一天天地转过去,秒针、分针、时针,转成无数密密麻麻的日子,最终汇聚成时间的长河,变成我们所生活的庞大的时代。

这是郭敬明《小时代》里面的一句话,也基本上是我看到的最后一句话。这本书的内容到这里已经凌乱得不成了样子,所以看不下去了。郭敬明确实是有才华的,但他的文章却总是让我觉得很空、很假、没有生活。或许这只是商业化的需要而已,更何况我们这些80后还不都是一个个的很空、很假、很没有生活。

这话如果对小Q说他一定会频频点头。在我心里其实一直都不知道小Q和文学是怎么沾上边的。但是当我有一天很惊讶地发现他已经开始在博客上连载自己的第一部长篇小说《洗劫冷饮店》的时候,心里不禁一震,就好像暗夜里不经意的抽搐。因为我忽然想起,这也是我曾经的理想。

十月一日回家的时候,我花了很大精力翻箱倒柜找出了2006年计划写的一部长篇的开头,找到它的时候我欣喜若狂。那个时候我妈一定不会明白我为什么整天抱着一个掉了皮的本子痴痴地看。从此,我定下了和小Q同样的理想,那就是完成我的第一部长篇小说。

当我把这个理想写到QQ签名里的时候,忽然就有很多人向我询问,并且威胁说要作第一读者。刨去捧场、客气话、给面子的因素外我还是着实地感动了一番。可惜的是,他们都不知道这个小说原本是写给一个对此并不在意的人的。所以其实,他们都只会是第二读者。

这么说的时候我想起了Bin,还有那个关于付出的哲学,但主观上我认为它们之间没有必然的联系。

很多人写小说都是为了记忆,而我却恰恰是为了遗忘。

这部小说是我在2008年做的最后一件事,但至今我都没有完成它。在此期间,小Q的《洗劫冷饮店》已经不知不觉地连载了六期。很多次他都是深更半夜地发出来,我也只能深更半夜地读。算上我、Bin和他自己的点击每次最多不过20几的浏览量。但我读这些只有20几个人看的文字的时候觉得比郭敬明什么的卖了几百万册的书还来劲。

说实话我有很大的把握他的小说变不成书,就象我曾经固执地投出去的几十篇稿件只收到过一封铅字的拒信一样。

如果让我去欣赏,我宁愿去欣赏那些没有多少掌声甚至没有掌声的舞台上的舞者。因为我始终相信,那些只会和着别人的掌声喝彩的人,其实并不懂得欣赏。

6


曾经起伏的感伤
曾经闪耀的理想
曾经深信的爱情
曾经坚强的遗忘

这是我在《青春》里写过的句子。本来只想用简短的几句话总结下我的2008的,一下笔就很昏庸地写了四页。或许2008本就发生了很多:雪灾、地震、奥运、经济危机还有我的那些不值一提的小事。收束这样一篇形散而神亦散的文字总是很难。所以在这个2009年的第一天,我只想写下这样一句话:

2008是一场梦,而现在,我正努力地、努力地从这场梦中醒来。

2009年1月1日 于北航


最后编辑: skylook 编辑于2009年1月6日 12:10

Tags: ,
成长 | 评论(10) | 引用(0) | 阅读(3224)
Selina
2009年7月15日 15:55
蛮好的 很久没有看见人这么认真的写东西了。我基本属于写作无才华,看东西还能欣赏的那类人
KSON Email
2009年5月9日 18:46
这样的文字读来真的有点伤感!总让我想起自己的青春年华!fear
foline Email
2009年1月14日 01:03
我服你博客了,老说我的这个是广告害的我只能这么发
skylook 回复于 2009年1月14日 13:14
前一阵子狂被攻击,把评论网址都禁了~~不过后台都记录了,就是这个吧:
http://www.flickr.com/photos/foline/
我添加进链接里了~~
foline Email
2009年1月14日 00:59
图片的网就当是我的博客吧,出国一年,带回来的除了老婆就是这点图片了
skylook 回复于 2009年1月14日 13:16
嘿嘿嘿~看了,幸福的你呀~~^_^
foline Email
2009年1月14日 00:58
对了,草窝被人烧了,从链接上摘下来吧。
skylook 回复于 2009年1月14日 13:37
我早就说那个呆不长吧~~
foline Email
2009年1月14日 00:56
小说鼓励一下,我等着看呢

考研考上了就成了,我就是怕你考木了,现在看来还没木到家,还有的救,好好学啊,等着我招兵买马。谁说那两页纸不值那两年时间啊,要我说就值了,因为它写着你的人生轨迹呢,换两页纸可就不是这么活着了。
skylook 回复于 2009年1月14日 13:38
只要还能写字或者还能打球就不会木掉~
嗯好,我等着你回来招兵买马的时候一定辞职去顶你~
foline Email
2009年1月14日 00:56
终于看完了,扯了真不少啊。平反一下,我可没说不剩下朋友,我说的是每个阶段只剩下少数的朋友,朋友是酒,喝下去就留在身体里、溶在血液里了,带不走了,尿出来的都是本该流走的。
skylook 回复于 2009年1月14日 13:21
我不是说了不要透漏人物么~
你看那天吃了那么多串又喝酒我还能记得这么个意思就很不错了,领会精神~~
foline Email
2009年1月14日 00:56
哎,还是那么点背,刚敲完一堆家里就段电了,怎么就那么寸,还得重敲,俨然这就是2008年的写照,就俩字,“点背”。
linkin Homepage
2009年1月6日 23:51
grincool
我郑重要求讲小Q换成linkin(小Q),然后慢慢的就用linkin或者林肯就好了。。。
下面我将说一句欠扁的话希望你麻木的一瞥而过:早知道你把考研这么当回事当初就该劝你别考。。。
你这么抬举我的小说我真有点受宠那啥,成不了书,这点和周五一样,不过出于你的赏识我一点都没受挫还挺来劲。。。
总之,这大过节的。。。
skylook 回复于 2009年1月7日 13:35
此要求驳回~小Q是鄙人专用称呼~~
另外,不许透露文中人物(包括你自己)~
马劲
2009年1月6日 06:45
每次看你的文字都想说点什么,但每次都说不出什么。
这次也是。。。
订阅了你的RSS,呵呵
skylook 回复于 2009年1月6日 12:16
谢谢马老大驾捧场啊~~
有读者我就自己觉得很幸运了,就算很少也好^_^
分页: 1/1 第一页 1 最后页
发表评论
表情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打开HTML 打开UBB
打开表情
隐藏
记住我
昵称   密码   游客无需密码
网址   电邮   [注册]